顾熹家的小奶帽

【盾铁/霍铁亲情向】If He Comes Back(十二)

-I-R-O-N-:

#hhhhhh突然连更就问你们害不害怕#


#本章掉落碎碎念肥啾一枚,注意认领#










(十二)


Tony离开之后,Steve没有回到他的训练室,他收拾好了餐区的卫生,一个人坐在了客厅的吧台旁边。


他的手里拿着一瓶他叫不太上名字的酒,他对这些东西一向不太敏感,大概记得最清楚的,就是Tony爱喝的各种咖啡,即便他并不喜欢Tony经常喝那个东西。


他总觉得他喝酒是浪费,因为他没有办法喝醉,尤其是属于这个大厦里的酒,不用多想都知道它们一定拥有着一点都不亲切的价格,而且Steve并不是怎么太喜欢酒的味道,但是此时此刻,他突然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可做。


那种被冰雪完全包裹、冻住、并侵入骨髓的寒冷又一次吞噬了他,那可怕的孤独和格格不入的、陌生的恐慌似乎从来就没有想要离他远去,他好像回到了刚刚醒来的时候,面对着机械化的、迅速的、光怪陆离的二十一世纪,他找不到任何自己熟悉的东西,看不见任何一张自己熟悉的脸,他跟不上这个时代的脚步,就像是一个被时间彻底抛弃的人。他以为自己永远无法再找到归属感了,可他碰见了Tony,那个嘴硬心软的、别扭却温柔的小胡子,是Tony让他一点点适应这个时代,一点点的熟悉这个未来的时空,他邀请自己住进复仇者大厦,和他们的朋友、战友、伙伴一起。Tony一直想要给他一个家,能让他感觉到舒适和安心,能让他在回头的时候找到这个城市中属于自己的那盏灯火,让他遗忘掉冰层下的孤独和寒冷。


可这一切都截止在内战爆发之前,他和Tony之间的一切,那些美好的、温暖的、他想要一直拥有下去和守护的,还有那份即将宣之于口的感情,都破碎在了西伯利亚寒冷的风里。


那是比他被冰封七十年都要寒冷的风雪,在他任性的、冲动的砸碎心口上曾温暖着他的蓝色光亮、在他丢下那面盾牌头也不回的离开、在他词不达意的在信纸上写下那句“我从没有真正融入过哪里”的时候,他又一次的把他或许可以拥有的美好弄丢了。


他先是弄丢了Bucky,然后错过了Peggy,而现在,他又失去了Tony。该死的,Steve Rogers似乎总是在弄丢一切,又或许他根本就不该拥有这些。


他猛的喝光了杯子里的酒,然后把自己埋在了桌子上,他得一只手死死的攥住酒瓶子,宽厚的肩膀微微的颤抖。


Bucky上楼来找他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画面,他叹了口气,慢慢走到他身后,一点点将他手中的酒瓶子抠了出来。


“大白天就喝酒,这不像Captain America会做的事,”Bucky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也不像我认识的那个Steve Rogers。”


“那他该做什么呢?永远保持着坚强的、勇敢的、积极无畏的心态?”Steve一点点的抬起头,眼角发红,声音低闷又嘲弄,“···还是一直像个一往无前的固执的傻子?”


“Come on,Steve。”Bucky皱了皱眉头,伸出手捏上了他的肩膀,“你这是在做什么?”


“···Sorry,Bucky,我只是···”Steve颤抖的喘了一声,然后他两只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我只是不知道我还能做些什么···”


“你有很多事可以做,但绝对不包括你失魂落魄的坐在这里喝酒。”Bucky将酒瓶子推的远了一点,顺便又拿走了Steve面前的杯。


“很多事,做什么?训练?还是画画?或者出去散步什么的?”Steve好笑的哼了一声,“···抱歉兄弟,我今天实在不想做那些···”


“我也没让做这些,”Bucky担忧的看着他,“你或许应该找面镜子看看你自己,你糟糕透了,你的四倍血清都拯救不了你。”


“是吗?”Steve勉强的扯了扯嘴角,他的目光落在了Bucky的新手臂上,然后岔开了话题,“你很习惯它,对吗?”


“噢,是的,”Bucky看出来Steve问的是什么,他活动了一下手指,“它比以前舒服多了,而且我可以感受到温度,这一点不能再棒了。”


“···他一向可以做出最好的。”Steve说着,声音突然变得温柔,在哀伤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温暖的光亮。


“是啊,他是个很棒的人。”Bucky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着Steve,“你肯定比我更了解他,对吗?”


“···我···”Steve哽了一下,然后有些挫败的叹息,“···我不知道···我···”


“事情已经发生了,每个人都要面对,”Bucky拍了拍他的背,“你不能一直困在这里,可你如果不让自己走出来。”


“···走出来?我现在···我根本···”Steve痛苦的闭上眼睛,“我甚至没办法能让Tony原谅我···”


“你不应该想着让他原谅你,Steven,在发生了这一切之后,”Bucky有那么些语重心长,“你应该试着让他接受你,而接受并不一定非要获得原谅。”


“No Bucky···”Steve苦笑了几声,“我甚至都无法接受自己所做的···谁又可以呢?如果是你,你还能原谅,或者接受这些?”


“Oh Steve,这不一样,如果是我,我可能会直接把你从这里丢出去然后再把你漂亮的鼻子打折最后瞒着你结个婚生个孩子,因为我们是朋友。”Bucky摇了摇头,“但你们不一样,Steve,你和他不只是朋友。”


“我和Tony···Bucky你···”Steve突然有些慌张起来,他的手下意识攥紧了裤子,眼神开始闪躲。


“Oh man,你瞒不住我这个,你一定不知道自己看着小Stark的眼神,尽管他现在是个只有五岁的宝宝,”Bucky说这句话的免不了觉得有些别扭,这让他停顿了一会儿才能继续开口,“但是,你喜欢他,不是吗?而他也喜欢你。”


Steve惊讶的看着他,他的神色从被戳出心事的慌乱和羞恼过渡到默认的平静最后变成了怅然若失的哀伤,他露出了一个让人想要落泪的笑容,阳光恰好洒在他金色的头发和英俊的脸庞上,却衬得他更加的孤零零,他的声音又变的像刚刚一样悲伤而柔和,他垂下了他长长的睫毛,遮住了那双海洋一般的眼睛,然后用着小心翼翼的像是怕碰碎什么语气说着,“是啊,我喜欢他,我想和他在一起,但是这一切都还没来得及开始。而现在···我失去了他。”


Tony转身离开的目光和背影还清晰可见,那种过分平静的、温和的、甚至可以说是礼貌的神情几乎可以让Steve窒息,他宁可在Tony的眼睛里看见怨恨和痛苦,那最起码让他知道,Tony还在乎他,而不是现在这样,就好像···好像他们只是陌生人。


Bucky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现在看不见Steve的眼睛,可他猜测那个大个子的眼睛里一定有眼泪,Steve大概不想让他看见这个,而他也很清楚,这样的状况并不是他可以过多的帮的上忙的,这是他自己的问题,即便他们是好朋友。


“但是你没放弃,对吗?”Bucky的机械手紧紧的捏住Steve的肩膀,力道大的让Steve不得不抬起头,用狼狈的表情看着自己的挚友,“就像你一直没有放弃拯救我,你也不可能放弃再一次把他追回来,额···或者说,追到手?你知道我的意思,我认识的Steve Rogers一直都是那个布鲁克林的穷小子,他没有Captain的四倍血清,但是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放弃。”


“···谢谢···”Steve扯了扯自己的嘴角,“谢谢你,Bucky。”


“别和我说这个,”Bucky锤了他一下,拉开凳子站了起来,“现在离开这儿去干点别的,你要是真想谢我,就祝愿我吧。”


“祝愿你···什么?”Steve勉强让自己从悲伤的情绪里回过神儿来,有些费解的看着Bucky。


“祝愿我能成功追到Natasha。”Bucky朝他眨了下眼睛,露出了一个当年的小王子才会出现的笑容。


Steve有些惊讶,最后又了然的眨了下眼,“···你会有好运的。”他这么说着。


“很好,果然意料之内的充满时代感。”Bucky毫不留情的吐槽了他一句,然后转身离开了客厅。


Steve看了看他,他想让自己尽量笑出来,他由衷的为自己的老友开心,Bucky已经在慢慢恢复,尽管同样不可能回到当初,但是那已经比之前好了太多太多。


可是他自己呢?Steve将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一点点的用力攥紧,他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怎么抱有幻想。


 


Tony再一次跑到客厅来找食物的时候刚刚过了下午一点钟,他实在有点饿了,Howard和Bruce看起来没什么感觉,可是现在的他可不行。他们三个一上午猫在实验室里忙忙碌碌,早就错过了吃饭的时间。


而其实他知道Steve在中间的时候来找过他,那时候Howard和Bruce专注于手上的模拟测试,并没有时间分神,而Tony看见了他,或者说,他先感觉到了他。


他总是这样,Tony心里想着,他总是会在自己忘记吃饭的时候过来叫自己,或者直接给他送过来那些他极力反对却还是自己喜欢吃的东西,Steve有着一手棒透了的厨艺,而且还经常给他开小灶,这都是属于他们独一无二的过去。


可是过去已经过去了,不是吗?所以当他察觉到门外的注视,转过头的时候,恰巧对上了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和犹犹豫豫的、终于下定决心要敲门的手,还有他手里端着的盘子。


然后Tony咬了咬牙,把头别了回去,小声的开口对Friday说了一句,“告诉Cap,我现在不饿,Dad和博士现在腾不出功夫,等一会儿我们会自己出去吃的,让他把盘子端回去吧。”


“Yes,Boss。”Friday单独回应了Tony,然后将他的话转告给了门外的Steve。


大概过了多久呢?Tony没去计算它,他只是感觉的到那道目光又在门口停留了好一阵,一直到另一边的Bruce暂时停下手放松的时候,他才下意识转过了头,发现门口空空荡荡,Steve已经离开了。


他没有在逃避什么,他只是觉得或许他们之间不再合适这样的相处,以及接受Steve这样的关怀。


而拒绝Captain America的后果就是,他现在饿的不行,必须自己去寻找能吃的东西。


Tony走到餐区,在自己经常藏零食的地方翻出了他最爱的甜甜圈和小甜饼,然后正打算的开心的抱着它们回到实验室,却突然听见有人说话,吓得他差点没把手上的东西摔出去。


“该死的,这样下去不行!”是Clint的声音,听上去带着浓重的懊恼和咬牙切齿的自责,Tony有些好奇,他蹑手蹑脚的沿着吧台走过去探头看,发现Clint独自一人沮丧的坐在客厅的另一边,他出来的时候直接从沙发后面走了过去,他现在个子很小,而Clint又恰巧坐在隔断后面,视线被挡住,所以谁也没有看见对方。


“···我该去找铁罐儿道歉,或者说点儿什么都好,而不是一直什么都不做···”Clint抓狂的挠了挠头,继续着他看上去有些诡异的自言自语,“···可他要是不原谅我怎么办?他要是还在生气怎么办?要是哭了怎么办?Oh Come on Clint,你不能再让铁罐儿伤心了。”他悲伤的抽了下鼻子,“···可是他都没和我说过话,哪怕是生气的,今天早上我们还见面了,大家一起吃了早饭,虽然不是很愉快···可是,可是,他还是没理我···铁罐儿他一定特别生气···我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他会不会以后都不理我了?噢上帝啊别这样···没有人和我打嘴架的日子该多无聊啊···我该去跟他道歉,我必须去跟他道歉,虽然他可能不会再和我和好了,毕竟Clint变成了一个混蛋···老天啊,他现在变得那么小,看上去可爱的要命,他一定特别软,好像抱抱他啊···我愿意给他一年份的小甜饼···如果···如果···Oh Shit···没有铁罐儿,我都不知道还有谁能照顾我的箭头了···”


Tony听着Clint的话有些哭笑不得,他得承认,这让他心里发酸还带着一些感动,虽然他真的很生Clint的气,但是他确实没有刻意不理他,只是他一时不知道该和Clint说什么。


他抱着食物一个人躲在吧台后面想了很久,那边的Clint还在小声的念叨,但他没有注意听,他只是又悄悄的离开了餐区,然后偷偷跑到Clint的房间前,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别的人,才悄咪咪的进去,过了一会儿又抱着Clint的箭筒跑了出来。


他手上的东西太多了,他快速的跑回了自己的工作室,然后通过Friday告诉Howard和Bruce,他突然想起新Mark的一些细节问题需要处理,自己先不回去了,那边的两个人显然没有多想的表示知道了,又迅速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里。


Tony松了口气,然后他放下了箭筒,开始了他“田螺姑娘”的工作。


他完成升级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他摘下护目镜,脏兮兮的小手抹了一下脸蛋儿,又打了个响指,“搞定~”他低呼一声,把升级好的装备抱在了怀里,走出了实验室。


他趴在门口先是四下看了两眼,并没有发现Howard的影子,他猜他和Bruce应该还在实验室里,走廊里也没有别的人,他呼出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跑向Clint的房间,他本来打算偷偷的给他放回去,再装作不知道什么的,但他没想到一切该死的那么巧。


就在他抱着箭筒刚刚停在Clint房门口的时候,对方也走了过来。


然后是异常尴尬的面面相觑,Tony眨了好几下眼睛,试图把箭筒藏起来但是他失败了,所以最后他转着眼珠左右的指了指,打着幌子道,“那个···我就是···额,我就是看看随便看看,我来的时候门开着,你没在,我就拿走了,反正···你今天不用,对吧?”


Clint其实有些没回过神儿来,他看着小小的Tony身上脏兮兮的抱着他的箭筒站在他面前和他打着哈哈,就好像每一次他从工作室出来一样,他嘴巴动了动,可是一时半会儿没说出一句话来。


“···所以,没事儿我先回去了···”Tony咽了一口口水转身就打算要走,谁知道Clint却突然张开嘴巴说话了。


“铁罐儿!”他焦急的喊了一声,看见Tony不得不回过头来,他局促又紧张的捏着他的衣角,往前凑了几步,“···铁罐儿,你先别走,我···我想和你说几句话···”


Clint试探的说着,音调也降了下来,Tony看着他,心里突然涌上一股难过,他知道那个该死的条件反射又来了,Clint不是Wanda,他真的拿他当好朋友,能真正玩儿到一起那种,可是监/狱里Clint的话确确实实伤到了他,没有人会不难过被自己的朋友那样想,而现在那种伤心直接的翻涌上来,几乎不给他一点面子。


可他拼命压着自己忍了下来,但是他还是红了眼睛,声音有些发抖,“···你要说什么?”


Tony的样子让Clint更加慌乱,他开始有些手足无措,“我只是要跟你道歉。对不起铁罐儿,我知道我说了很多混蛋的话,混蛋到可以让你用斥力炮把我轰个对穿那种,或者让Nat用高跟鞋直接踩爆我的脑袋,我真的···我真的很后悔,后悔当时说的那些,我不知道怎么了,那时候我的脑子里已经是一团糟了,可我知道那些不怨你!铁罐儿!我真的是无心的,你相信我,我···我不是故意说的那些话···我知道,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你总是嘴硬但是···但是你一直都是为了我们大家···所以,所以你能原谅我吗?铁罐儿,别生我的气了,我可以给你一年份的小甜饼,两年,三年,或者你随便说多久都可以或者让我做别的什么,只要你不生我的气了···铁罐儿···真的对不起···我···我知道你肯定特别生气,你连我发的消息都没有回我···”


“额,等一下,”Tony被Clint这副委屈巴巴又慌里慌张的嘴炮样子逗得只想笑,要知道想见死肥鸟这个样子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他现在必须得忍住,而且他发现了让他更奇怪的问题,所以他抿了抿嘴角,依旧是红着大眼睛皱了皱眉头,“···你给我发了消息?什么时候?”


“···就前几天啊,晚上的时候,大概十一点钟左右?或许不到···”Clint小声说着。


“Well,我可能是睡着了,你知道,我老爸现在恨不得我天不黑就去睡觉,”Tony耸了耸肩膀,“我确实没看见,小鸟。”


“我···等、等等,你,你叫我什么?!”Clint突然回过神儿来,他抑制不住眼睛里的光亮和上扬的嘴角,“铁罐儿你···你原谅我了?!你不生我气了?!


“看在你这么诚恳又难过的份儿上,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Tony别别扭扭的抽了抽鼻子,“但是我的气还没消!”


“只要你原谅我了!”Clint开心的笑了起来,他一连几日的郁闷心情都一扫而空,甚至暂时忘记了和Steve生的气,他又向前走了两步,直接在Tony面前蹲下,“我···我包你一年份儿的小甜饼,你慢慢消气!”


“就一年?”Tony撇了撇嘴,“你诚不诚心啊?”


“你说几年就几年!”Clint的嘴丫子都快扯到耳朵根儿上了,Tony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嘟了嘟嘴。


“···死鸟,抱不抱一下?”


“啊?”Clint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不抱算了···”Tony哼了一声,作势就要转身走,结果被Clint猝不及防的抱到了怀里。


“···该死的你是要吓死我啊!”Tony趴在他耳边低吼了一声。


“你不能骂人的,铁罐儿···”Clint不敢用力的抱着他,声音有些闷闷的,他真的很软啊,像是一块牛奶糖一样,Clint在心里这么想。


“···管的真多,”Tony翻了个白眼,用胳膊肘推了推他,“喂,小鸟,够了吧,我身上很脏的?”


“···大不了回去洗衣服。”Clint没理他这个,并没有松手。


“我说,没到吃晚饭的时间吗?怎么好像餐区一直没人?”Tony坏心眼儿的拿着自己脏兮兮的小手在Clint后背上蹭了两把。


“···Cap还在做,今天延时了,大家都还没出来。”Clint扭过头看着他。


“嗷···”Tony紧了紧眉头,他正打算开口再一次让Clint放开他,就听见楼下传来了Howard的声音。


“Friday,Tony在工作室吗?”


糟了!Tony倒吸了一口气,他赶紧推开Clint往楼上跑,到了拐角的时候探过头指了指放在门口的箭筒,迅速的说了一句,“别让其他人发现!”然后一溜烟儿消失在了楼梯上。


Clint一手拎起箭筒抱在怀里,眼睛盯着Tony离开的地方傻乐。


铁罐儿真好,他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左右偷偷摸摸的瞄了瞄,闪身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评论

热度(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