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熹家的小奶帽

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龙族.路绘]

顾弥小姐的温柔时光.:

这次休假路明非计划了很久,继任学生会长之后种种事情让他有点应接不暇,偶尔会想到那年春末夏初和楚子航还有恺撒像亡命之徒那样在日本逃窜隐藏身份的日子,也许那段时间才是悠长假期,没有学院没有报告也没有生活琐事。带着翘家出来的公主看樱花买衣服逛游乐园,高天原里每晚歌舞升平香槟一瓶瓶开启像是节日礼炮把欢笑送上新宿区微醺的夜空。


目的地,韩国。路明非没有向任何人报告他的行程。脱下学生会给他准备的名牌西装和皮鞋,换上自己那些廉价的衣服,就登上了去一个只在电视上见过的国度的旅途。


他的确不了解这个国家,对这个国家也没什么向往的东西,没什么要拜访的人。一想到这儿他心里忽然狠狠地难过了一下,如果那时候,如果那时候能早一点,大概这里就会有他想拜访的人了。


——可惜没如果。


过海关的时候,漂亮的女签证官看到他的护照有些略感难以置信,这个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年轻人居然去过那么多地方。


“您来韩国是来旅行?”


“看一个朋友。”


来看某个暗红头发的黏人得有点烦人的小怪兽。


说句实话,首尔比路明非想象的要大。其实在看到这座城市时候的压力感应该远没有东京的强烈,可是路明非走在人群里只觉得自己渺小的像是一粒轻尘。东京比这里的节奏还要快,可是当时真的一点都没觉得。现在想想,大概是因为那个女孩吧。她是东京最大的权力者之一,有随便把周遭地域磁场改造权力位置的天赋威严,可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挽着他的胳膊,吃那些新奇的她以前很少吃的或廉价或高档的食物,买那些和以前那身低调的巫女服完全不一样的时装,踩着高跟罗马鞋裸露着年轻漂亮的肩膀和后背和他在那座城市生活了很多年却没机会眺望的城市里东奔西跑。


只是因为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的世界里只有彼此眼中所看到的世界,只有小本子上交流对谈的“好厉害”“SAKURA我要吃五目炒饭”“SAKURA明天要出去玩”。


路明非有些惊讶,没想到每个细节都记得这么清楚啊。


潜意识里某些东西在作祟,当恺撒和楚子航都基本上忘记那个他们曾在胶囊旅馆里盛赞其身材的人形兵器长什么模样,路明非还能记得清清楚楚。


——不想、不想忘记她。


路明非去的都是些大俗的景点,他是个没啥新意的人。也许对于安排旅行最大的新意只是那次去梅津寺町迎着阳光的逃亡,还是为了一部已经过气到不知道换了几代的日剧。也只有他这样的衰人能安排这样的旅行还把自己难过的要命,也只有绘梨衣那样的小怪兽会乖乖的跟他跑一天,然后在一个基本上没什么人迹的位于四国境内的小镇看一场落日。


是啊,只是去山里看了一次落日,就用手机照下了那个神社边夕阳下败狗的身影,就莫名其妙地送出了自己的一颗心。


就爱上了那个带她去看落日的男人。


只有一次,在栗岛候鸟观察基地。栗岛是一个位于汉江中央没人居住的小岛,西岛穿过一座桥有一个小型的候鸟观察基地。


这个季节对于旅游来说是淡季,所以那天去那里的时候只有路明非一个人。


他用手机拍下了那些野鸭,大白鹭。东京没什么鸟可以看,可是绘梨衣能在情人酒店的窗前一坐一上午。她在小本子上写:


那边远处有鸟,鸟在天台上起落。


那是笼中丝雀渴盼自由,可是很遗憾,没法把这些鸟给她看了。


路明非忽然想起他曾经胡说八道在首尔有一棵巨型海棠花树。


可是首尔没有那样一棵海棠花树。


最后他只是买了两个冰淇淋,在夕阳西下的时候登上了首尔塔。暮色收拢走最后一丝光线,他低着头默默地吃掉那两个冰淇淋。


世界很大,可是我和世界,差一个你。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