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熹家的小奶帽

【蔺苏】春风十里满烟霞

无清清清清清清:

又名:我就静静看着你们秀成天边一朵烟花


玛丽苏体,一发完结,ooc…相信我这是蔺苏!
这两天经历了213、222和233粉,就赶着写了发了出来,觉得这么有意义的数字应该写点儿好玩的…边写我边笑,说真的自黑到我这个境界也是没有谁了。顺便带两个傻蛋 @竹楼推花盏  @举剑齐眉。 希望没有熟人看见
脑洞略大,谨慎阅读…不适者请跳过开头!


我的名字是爱尔奚美兰·无紫·冰殇恋蝶·倾惑,(当然,这是我最短的一个名字)是梦蝶一族的大小姐,我们梦蝶族每个人都具有非凡的美貌,譬如我,有着完美的身材,天使般的面孔,尤其是一双包含了九九八十一种颜色的眼睛,每当我开心时,它就是温柔的粉色,我难过时,它就是忧郁的蓝色。我长至脚踝的头发也是。

当然,跟我的才能相比,我的美貌简直不值一提。我十六岁时就拥有世界上所有产业百分之九十九的股份,世界上最强大的杀手组织奉我为首领,黑白两道的人都十分惧怕我。虽然我觉得我并不高傲,可是还是没有几个朋友。这是因为我有着可以做到任何事的能力,我害怕那些人都是因为这样才来讨好我。因此我拒绝了每一个来求婚的王子,当然,我觉得他们配不上我,而且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那个人,叫梅长苏。

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只有他这么温文尔雅,英俊帅气,足智多谋的男人才配得上才貌双全的我。况且,他那么有内涵的人,一定能关注到我纯洁美好的心灵,而不会在意我的美貌和我的财富。

什么?你说我电视剧看多了?

呵呵,愚蠢的人。忘了本小姐有做到任何事的能力了吗?哪像你们,只能看看罢了。

总之,为了追求我的真爱,我在打点好家族的事务之后,毅然穿越到了琅琊榜的世界里。因为怕引人注意,我把我的眼睛和头发都变成了跟别人一样的黑色,尽管如此我还是比其他人都美就是了。

我换上了一身粉色和蓝色的襦裙,这样衬得我的皮肤比较白。虽然现在是冬天,其他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不过我不怕冷,他们肯定羡慕我。没办法,谁让本小姐天赋禀异?

我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金陵城,然后瞬间篡改了所有人的记忆,让大家都以为我是从外地来的大户人家的小姐,而且进了苏宅之后大家都不会觉得我在这里很奇怪,也对我没有防备。

虽然我可以用我的能力直接让梅长苏爱上我,但是我还是没有,因为我觉得这样的爱情不是真正的爱情,所以我决定还是要凭借自己的魅力最后和他在一起。



现在是冬天,园子里下着雪,漫天的雪花就好像撒玻璃一样落下来,可好看了。而且,不愧是长苏设计的园子,就是比普通人格调高。

长苏站在房檐底下看飞流玩雪。我很喜欢飞流,因为他长的很漂亮,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皮肤像水晶一样晶莹剔透,虽然对别人冷冰冰的,不过有个性!最重要的是,长苏很喜欢他,长苏喜欢的我都喜欢。

这种时候就应该好好交流感情了!我走到长苏旁边,微笑着搭话。

“今年的雪下的真大啊,瑞雪兆丰年,明年肯定有好气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这里的人都是用这种文绉绉的语气说话,我就顺便学了,不过还是很优雅的,我喜欢。

长苏微微点头,笑意很浅但十分好看。

“是啊,希望如此。明年,也差不多了…君和和琰她们呢?”

忘了说,纪君和和归琰都是我的好朋友,和我一块儿来的。她们的全名都有九千个字以上,和我差不多,打出来太占版面了,所以我们都从里面随便挑了几个字做名字。

我觉得纪君和这个名字起得实在太像那篇叫《纪念刘和珍君》的课文,鲁迅写的。虽然听起来不是很好,但是毕竟鲁迅是个文学大家,作为一个大小姐,基本的文学素养还是要有的,所以我很尊敬鲁迅。

我抿着唇很文静地说道:“她们呀,都特别闹腾,一大早就出门逛去了。”心里颇为怜悯地想着不过是作者不想浪费笔墨写你们出场罢了。

长苏摇了摇头,呼出一口气,眼神有些感慨,“还真是有精神啊。金陵城里的那些小姐,都是成天深居简出,哪儿有像你们这样的,也不怕冻着。”

长苏是很怕冷的,我知道他现在可能有点难过。每次见到他病得脸色苍白的样子我就很心疼。我没有用能力让他的病好是因为这样肯定会改变很多东西,我来到这里也不是为了改变历史,所以要先低调。

“可不是吗。天冷着呢,你也少在外面站会儿。”我见他脸色还有些发白,忍不住劝他。虽然很想跟他多聊聊,但还是更希望他能好好休息。有句话叫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我多爱长苏啊!

“也是。”长苏很无奈地笑着,似乎是叹了口气,“不过,等蔺晨回来以后,指不定我就出不了门了,还是趁着现在多透透气吧。”

蔺晨?长苏说的每一个字都很重要,所以我仔细想了想,这个蔺晨似乎就是那个蒙古大夫,给长苏治病的。只是可惜他治不好。而且这人虽然是那个琅琊阁主,但是戏份实在太少了,连他养的鸽子存在感都快有他高了。

在脑海里确认一番过后我点了点头,开口试探了一句,“他那么管着你啊…你们关系肯定很好。”

长苏没什么动作,但我看着他的眼睛,如果按照这个作者惯有的文风,应该是:邃不见底的眼中升腾出星星点点的暖意,宛如春风化雨,叫这人苍白得病态的脸上多了几分生机。

“还算是吧…飞流肯定也想念他的紧。”

说真的,我觉得这个作者的文风实在太夸张了,但是看到长苏开心,就算只有一点点,我也很开心。与此同时,我心里也给那个蔺晨画了个大大的红色圈,表明这人是情敌。

不管怎么样,长苏只能是我的,呵。



冬去春来,我和长苏相处的很愉快。说真的,我觉得他心里肯定是有一点喜欢我的。虽然琰跟君和经常为此争论不休,因为她们也觉得长苏喜欢她们。

但是,像她们那样每天不是玩儿就是睡遇到点事就哈哈哈笑得跟傻子一样,我觉得比起她们,长苏喜欢萧景琰的概率比较大。

说到萧景琰,其实我挺不愿意见到他的,因为他老是把长苏气病,真的,智商比上面说的两个傻子还要低,智商情商都在500以上的我看不起他。

因此这次皇家春猎我没有跟去。天天见到他,心里不爽。虽然长得还算帅,但我拒绝用我那充满艺术性的语言描述哪怕一句他的相貌。

其实我本来是很想去的,但是长苏不让。毕竟我在这里是个温婉柔善的形象,还是乖乖听他的吧。不过誉王真是胆大包天,我要让他在被捕之后的每一天都做一整晚被献王用各种姿势强的梦。

总之春猎之后长苏算是安全回来了,虽然我早就知道他不会有事,但还是十分担心。在那之后没多久他就捡到了毛人…噢,是聂锋。我知道长苏关心他,所以没有去打扰他们,那几天一直处于惴惴不安的状态下。

一方面是每天见到长苏的机会很少,另一方面是,既然聂锋来了,那么蔺晨也要来了。

我隐隐有种感觉,这个设定武力值和智力值都比较高而且还不要脸的人,会是我追求长苏的路上最大的阻碍。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一如既往的准。

那个蔺晨一来先嬉皮笑脸叫我美人看得我一脸震惊就想把他头按鱼池里。我知道,飞流肯定也是这么想的。真是白白浪费了这么好一张脸。所以我也不太想描述他的相貌,但可以言简意赅地总结为两个字,一个是浪,一个是白。


 


我说的白并不是指他白,虽然他确实养的挺白的,但是我更想说他的衣服。如果有一只鸽子站在他的肩上,我丝毫不怀疑是因为他是鸽子头头。或者换个说法,说他是宣纸成精也可以。风一过来整个人就随风飞舞,而且还觉得这样很帅。


 


但是不管他是浪还是白这都没什么意义,最重要的是,这个蔺晨他,不要自己的脸。


我每次看到他给长苏诊病都抓着长苏的手不放啦,松开的时候还顺便摸一把啦,动不动就说“嫌命长”啦,长苏看书的时候盯着长苏看啦,你说一个人,虽然他的脸很好看,但他不要这张脸,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要不是看在他是个大夫我早就想教训他了,就让他做每天晚上都被萧景琰…

还是算了吧,不吃蔺靖蔺。把他包上蓖麻叶装进木桶从山上滚下去或者给他装上孔雀尾巴跳舞也挺好。反正他不是不要脸么?

蔺晨来之后我见到长苏的时间就更少了。不是在床上躺着就是在处理事务…但雪冤的事不久之后就结束了,现在先安心等等也好。

我希望蔺晨和我一样安心,而不是每天都摸长苏的手趁机搂搂抱抱。长苏有时候是拒绝他的,但是有的时候就随他去了。虽然我真的很伤心,但也没办法。




这天晚上长苏醒了,我打算去看看他。没想到刚到门口一望就看到他靠在另一个人怀里喝药,脸色似乎不是很好,但挺舒适惬意的样子。什么?长苏你应该躺在我怀里喝药才对!那个人是户啊!

我怒目而视。仔细一看竟然还是蔺晨?怎么没完没了了!手往哪儿放呢?还一脸坏笑,太过分了!不就是趁着长苏没力气反抗欺负他吗?

长苏你怎么还笑的很开心啊!不行,长苏是我的!虽然之前说了长苏喜欢的我都喜欢,但是人的一生总要有那么一两次要自己打自己的脸,即使我是双商超过五百聪慧美丽的大小姐也一样!

我换上了一副温柔的微笑,往前走了两步,他们还是没注意到我来。毕竟我走路很轻盈,没有声音。

这时却听见长苏说:“怎么这么苦啊…”

原来长苏也怕药苦的!我还以为他真的做什么事都那么淡定呢,但我现在觉得他更可爱了!

蔺晨好像翻了个白眼,说:“惯得你。”

喂,什么语气跟我们长苏说话呢?你不想惯我来惯啊!谁让你惯了!什么态度啊!

我怒气冲冲地走进去,但脸上还是挂着礼貌的笑容。走到离床四五米的地方,还没来得及站稳,就看见了令我震惊的一幕。

蔺晨手里捏着一小块糖递到长苏嘴边,长苏眯着眼,十分乖巧地张嘴含住,然后任由蔺晨的手指在他唇上蹭了蹭。

我当时的心情就好像先去哈尔滨淋了一场雪再到北京吃了一肚子霾最后被五千道雷劈了个痛,只能站定在原地用心地消化了一下。

这时他们才看到我。长苏赶紧坐起身来,脸色似乎有些尴尬。蔺晨看上去好像有点不乐意…你有什么不乐意的!!!

“咳…无惑啊,有什么事吗?”长苏微笑着问我。

我居然一直忘了说我的名字是奚无惑。

每次听见长苏叫我的名字我心里就像开了花一样。所以我暂时选择性无视了他掐了蔺晨手臂一下阻止了他的动作。

但是我现在应该是很伤心的,所以我装作笑的很勉强的样子。

“没什么…就是想来看看你,一不注意就…对不起啊,我还是先回去吧,你要好好休息。”

按照言情小说的标准剧本, 这时候长苏应该叫住我说不要走,然后把蔺晨赶出去才对。但我知道我的长苏不是那种恶俗小说的男主角,我更不可能是那种蠢兮兮胸大无脑的女主,所以即使长苏只是说了一句:“没关系,你早点休息吧。”摆明了要送我走的时候我也并不是很意外,转身便走了出去。


 


我站在门外,泪水一颗一颗地掉了下来,那些眼泪都化为了一颗颗钻石,噼里啪啦地掉在地上。


 


为什么!长苏!那个傻不拉几的大夫有什么好的!他有我美吗!有我瘦吗!有我聪明吗!有我靠谱吗!


 


我暗暗下定了什么决心。


 



 


日子过得很快。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聂锋的毒拔完了,萧景琰终于被册封为太子。虽然这人耿直得有些讨厌,不过想来应该能当个好皇帝吧,也不辜负长苏拿命去给他争这个储位。


 


眼看着日子越来越近,长苏却病的厉害。又是从东宫回来的,萧景琰你怎么就是没脑子哪。


 


晚上长苏刚下床,只吃了一点东西,在院子里弹琴,琴音很悲伤。我听了觉得自己又要落下眼泪来,但是如果我的眼泪变成钻石,那就太显眼了,所以我强忍住了。我知道他现在很痛苦,但是我真的不想因为自己插手而改变了很多东西。所以,就让我陪着他一起痛苦吧。


 


弹到最哀戚的地方,琴弦突然断了。


 


蔺晨问:“长苏,你的血还是红的吗?”


 


为什么这个人这么多废话?不是红的难道还是黑的吗?难道还是五彩缤纷跟我的头发一样吗?长苏变成这样又不是他想的!但是…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也就不是长苏了。


 


我红着眼圈叹了口气,突然对蔺晨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感情。


 


长苏浅浅一笑说道:“此血仍殷,此身仍在……蔺晨,我近日豪气衰微,只纠结于半点心田,一缕哀情,让你见笑了。”


 


你怎么就豪气衰微了!你还要雪冤案上战场灭大渝然后跟我回地球怎么能豪气衰微啊!


 


我心里一酸,用悲伤得能化成水的目光望着他,却没有走过去。


 


蔺晨仰首望天,半晌方道:“我一向狂妄,愿笑天下可笑之事。你心中牵挂过多,做起事来地确有许多能让我发笑的地方。但我却总难笑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长苏拈起那根断掉的琴弦看了看,淡淡地说:“知道。”就回房了。


 


我看了看蔺晨,倒是头一次没觉得他讨厌。


 


那天晚上我们都喝了很多酒。归琰喝醉了就一直在唱:“北风拿个锤~~~雪花拿个瓢~~~雪花拿个瓢瓢~~~年来倒~~~~~~~~”君和觉得被她唱的心烦意乱就端起那盘佐酒的花生糊了她一脸。归琰把花生拿下来嘎嘣嘎嘣嚼了,说:“还是甜花生好吃……”君和一脸冷静:“这就是甜花生,还有,我觉得咸花生比较好吃。”


 


后来她们为了花生应该吃甜的还是吃咸的争论了一晚上,第二天全都没有赶上蔺晨被飞流泼一脸水还跳了孔雀舞。我强撑着头痛爬起来看了,毕竟还指着拿这个嘲笑蔺晨一年。


 



 


没过多久就传来消息说,谢玉死了。我知道雪冤的布置已经要开始了,所以也不跟蔺晨计较什么了,毕竟他跟长苏呆一块儿的时间还没萧景琰多。


 


显然这句话是我在知道他每晚都在长苏房里过夜之前敲出来的。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前,长苏找我聊天了。


 


长苏说:“无惑,你的心意我明白。”


 


我知道你明白,你这么聪明要说不明白我才不信。


 


我说:“嗯。”


 


长苏说:“但是我这一生负债累累,已经无暇顾及其他。更何况,还有蔺晨,我负他许多。除他以外,也再容不得别人了。”


 


我问:“你喜欢蔺晨吗?”


 


长苏说:“不言欢喜,但愿相伴。”他想了想,又补充:“如果可以。”


 


我点了点头,长苏又跟我说:“这话…你别告诉蔺晨。我怕他一知道,我就舍不得走了。”


 


这就是我这一段为什么这么简练的原因,我,爱尔奚美兰·无紫·冰殇恋蝶·倾惑,梦蝶一族美貌非凡的大小姐,在这一天,被拒绝了。


 


君和过来跟我说:“哎,你不觉得他们俩这样也很萌吗?”


 


而我想了想,竟然觉得很有道理。


 


走什么走,这不是有我吗。


 


在我看来蔺晨和长苏还是跟以前一样。长苏还是不推不拒也不回应有些冷冷淡淡的样子,但我知道他只是没法回应罢了,至少也在雪冤之后。而且他确实命不长了。


 


这篇文已经从玛丽苏小说变成了吐槽风小说,最后还是变成了耽美小说。我不知道现在还来不来得及,总之请让我再刷一发我那可以变成钻石的眼泪。


 



 


大概我早就看出来了的,他们俩之间别人一只手也插不得。长苏跟我说的话我也没跟蔺晨说过,我觉得他自己也不会说吧。


 


其实在这之前的那天晚上我跟蔺晨谈过。


 


其他人都醉了,但我们俩没有醉。我问他:“你为什么对长苏这么好啊?”


 


蔺晨挺正经的,我不得不承认他长得确实很好看,尤其是在喝了一点酒神情莫名有些忧伤的时候。


 


他笑了笑说:“我乐意啊。他不疼他自己还不让别人疼他了不成?”


 


大概这算是我为数不多跟他达成共识的事了。


 


后来他给我说了很多,说他爹刚捡到长苏的时候一身白毛脏兮兮的比猴子还难看,说他怎么给长苏讲笑话看他一天天振作起来,说他怎么割自己的血喂给长苏,说他给长苏起名字,说他看见纱布下缠着的脸时吃了一大惊,说他怎么从帮他治病到帮他养病帮他壮大江左盟帮他在金陵布置…絮絮叨叨的我都怀疑他究竟是真没醉还是装没醉。


 


他说到自己把长苏送下琅琊山时弹了一曲阳关三叠,而后戛然而止,嘴角扯着一头躺倒在地上。


 


“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愿意笑他吗?”


 


还没等我说话,他就接着说道:“因为我比他更可笑。他这傻里,起码有我的一半。人都说长苏什么遥映人间冰雪样,而我自认天命风流,其实就是两个俗得不能再俗的人。”


 


“他总归还是愿意跟你走的。”


 


“那是我跟着他走。他想怎么样,我哪里拦得住。”


 


我倒是觉得蔺晨是真潇洒。


 


我问他:“你想治好长苏的病吗?”


 


他说:“做梦都想。”


 


我又问:“如果代价是要你的命呢?”


 


蔺晨沉默了一下,看起来异常镇定和清醒:“我考虑考虑。”


 


既然画风已经活泼不起来了,就严肃下去吧,反正最后肯定是HE。


 



 


赤炎一案终于翻案之后,苏宅里反而跟平时没有很大不同了。这天天气很好,秋高气爽。我知道长苏现在心里有些害怕,但我也知道他不会死。


 


长苏答应了蔺晨同他去逍遥江湖,我就在旁边听着,觉得很难过。其实说真的,在长苏心里,还是念着国土山河,甚过任何一个人。


 


然后我说:“希望蔺少阁主不要扰了秦大师庙里的清净被赶出门。”


 


归琰说:“别招惹那些猴子被抓一脸。”


 


君和说:“少吃点辣花生,够胖了。”


 


蔺晨:“……”


 


长苏赏了我们一人一个橘子。


 


他们的旅游计划被突如其来的战争扼杀了,但我知道,迟早会实现的,在战争结束、他们一起活着回来之后。


 


没错,我就是什么都知道,即使知道也还是心痛而已。


 



 


出征的前一夜,长苏睡下了。蔺晨来找到我。我问他是不是考虑好了,他说不知道。


 


“我倒是挺希望他能活着,不过要是我为了救他自己死了,长苏得多伤心啊?他肯定宁愿自己死是不是?但我也愿意自己死,这样选起来不是我怎么都得当罪人吗?”蔺晨挥着扇子笑得很淡然。


 


这话在意料之中,但我确实还以为他会像同人小说里写的那样大义凛然地一口答应然后让长苏孤零零地带着飞流活着。


 


我叹了口气。然后跟他说:“他的病已经好了。”


 


虽然文风早已经变了,但是我还是那个我,有着可以做到任何事的能力。于是我还是改变了历史,即使不是为了我自己。


 


蔺晨失笑,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奚姑娘还挺会说笑的啊。我是大夫,自然知道他好不好的了。”


 


我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十分不屑的说:“其实我本来是天上的神君。上天为你们的情谊所感动,派我下凡来祝你们一臂之力。”


 


蔺晨入戏得很快:“…那神君能不能帮我把长苏和小飞流都变得听话点?”


 


我嫌弃地说:“我可以把你的头发和眼睛都变成七彩的颜色,你开心的时候就是温柔的粉色,难过的时候就是忧郁的蓝色。”


 


蔺晨的脸色变得跟他的衣服一样白。


 


我先笑了,然后叹口气说:“你要好好对长苏。”


 


蔺晨也正色说:“有我一日,有他一日。”


 


“你要带着他游山玩水,不要让他再操心这操心那。”


 


“要是萧景琰敢来找他我第一个上金陵把他剁了。”


 


“你要让他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我一定把他养的跟鸽子一样胖。”


 


“要是他受欺负受委屈了,我就让你站在金陵最高的地方跳孔雀舞跳到抽筋。”


 


“要是我让他受了委屈就让飞流把我装进木桶滚下山坡。”


 


“你那么胖怕是木桶装不下。”


 


“……”


 


我沉默了一会,认真地说:“我还可以让你们长生不老,永世相伴。”


 


十一


 


蔺晨刚准备说话,旁边长苏突然从门里走了出来。


 


他轻轻笑着,步履稳健,面色也红润,说话时眼睛直直地看着蔺晨,里边洒满了春日桃花,夏夜星空,秋蝉冬雪。


 


“永世太长,难免有变数,你我难料。一生足矣,黄泉碧落,好说歹说有个伴。”


 


全文完。


 


 


其实本来是想写“玛丽苏少女异界寻真爱反被秀一脸”的故事,结果赶的太急了啥都没写出来…强行带了俩傻玩儿,只是觉得好玩而已。写到后面实在坚持不住玛丽苏的文风了,就变得乱七八糟的。


其实文里很多吐槽都是真心话,不过没有全部说出来。我觉得苏哥哥和蔺晨这两个人啊…当面说表白的话肯定说不出来的,不过也许能跟别人说说吧。


其实我还蛮喜欢这个设定的,以后有机会再写一篇…


好啦就这么多了。没多甜也没多好玩儿,自己瞎写的,当笑话看吧。



评论

热度(115)

  1. 豆腐老子无清 转载了此文字
    太可爱了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