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熹家的小奶帽

帝国秘史第五章

更太慢了哼。

关起门吃肉:


一路上没什么话讲,这下两人尴尬之处就显出来了:根本未曾深交,谈什么话题?
李承恩觉得气氛陡然在这个本来还算宽敞的机舱里沉闷了下来,像是一罐挤满了气的闷罐头。叶英抱着剑,静静坐在他身侧,偏头正对舷窗外一一掠过的繁烁壮美无比的外宇宙星景。
“叶英。”
李承恩一句叫出来,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是想把叶英从那种似乎死寂的状态里拽出来,他不喜欢看到叶英,宛如沉淀在一个自己的世界里,死气沉沉的样子。
叶英转过头“看着”他。李承恩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唇,说:“叶部长……是特殊保护机制里的人吧?”
叶英似乎有些诧异,但是表现得并不明显:“不。”他说:“叶某不是。”
李承恩也讶异:“那为什么叶部长个人资料如此之少,保密度极高?”
叶英眉梢动了动——李承恩莫名觉出股暖意来,好像这人鲜活了不少,感觉叶英现在心情一定不错,说不定在笑:“误会。叶某潜心研究,极少出研究所,所攻方向也是冷僻。”他慢慢地讲,不论说什么,都有一种悠长的从容:“对叶某所知甚少是自然。”
李承恩终于找到了切入点,找回了他一向的节奏,笑着说:“那我居然可以请到叶部长,岂不是三生有幸?”
叶英道:“是巧。”
当然是巧。那天刚好他难得出研究所回一次家,正巧遇到李承恩,正巧想要答应李承恩来得莫名其妙的邀约。
他简简单单一个字,把所有一概推为巧字作祟。
李承恩听了一头雾水,乍半天反应过来:“哈哈,是挺巧的。说起来,叶部长居然能答应我,我也挺吃惊的。”
叶英却不欲多解释。尽管这件事情本身就透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气息,可是他觉得,若是他想,便就是答应了,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于是他又微微垂了眼,两弯纤长睫毛落下来,如流连花蕊的蝶。
气氛一时冷凝。
幸好飞行器速度并不慢,李承恩看了一眼航程,已经在穿越目标行星的大气层了。
“清剿”系列的任务不比“开发”系列,一般目标行星会离得与主星系较近,不像开发系列的任务,几乎颗颗都要跑到外宇宙去大海捞针。这些行星大多因为陨石暴、星埃土、放射矿、星盗等等一系列因素而无法居住,“清剿”的目的就是扫除这些阻碍居住开发的障碍。
飞行器穿过大气层的时候震动了一下,叶英面前杯子里的水撒出来了一些。这只是再正常不过的空气乱流现象,可是李承恩心里却渐渐发沉,似乎堵了块石头。
感觉……不太妙。
李承恩深吸了口气平复一下心情,可是毫不济事。他渐渐被那种喘不过气来的危机感压得几欲窒息,扯开固定带几步走到前舱,调开前防护窗成透明,霎时瞳孔一缩!
他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回后舱,来不及解释,扯开叶英固定带拽着他手臂把他拉起来,双手搂住他的腰让他紧紧贴在自己身上,喊一声:“抱紧我!”就来不及说别的什么,一脚踹开脚边的旋钮,飞行器底舱门大开,李承恩搂着叶英,从几千米高空一跃而下!
就在他们脱身而出的一霎,飞行器身处的那层厚厚的深深浅浅紫色大气,收拢过来,把那架小小的飞行器,完全吞噬。
等到紫气稍稍散开,已经完全看不见那架飞行器了。
两人在冰冷刺骨的高空飞速下坠,只听得到呼呼的风声,全灌进耳朵里。叶英茫然全不明何事,双手回环在他腰上,在光滑无缝的紧身轻便宇航服上挠了挠:“……将军?”
他甚至睁开了那双眼睛。瞳色不浅,往里望去一片清透深沉,这么近距离和李承恩的,对视着。
李承恩想到了他流浪在荒星上的时候,每夜每夜抬头,看到的荒星上因大气稀薄所以夜空格外深邃神秘的外宇宙。
几乎要溺毙的夜海。
叶英被他贴身搂着,呼吸间都是这年轻将军身上侵略性浓烈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可是并不轻浮,底蕴稳重。像是陈年的酒坛,坛底残留酝酿得更醇更深的酒香。
身为一个同样的alpha,被alpha如此近距离搂着,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信息素之间的互相排斥斗争使叶英觉得不太舒服。他微微偏过头去,可是风冲淡了李承恩一身信息素味儿时,他却又觉得有些流连。
陈酒新醅,空杯余香。
虽然闻着不太舒服,可是真离了,又想再闻。
这是会让人上瘾的气息。

评论

热度(33)

  1. 顾熹家的小奶帽旧山河 转载了此文字
    更太慢了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