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熹家的小奶帽

帝国秘史第八章

还在走剧情呜呜

关起门吃肉:


“日常需要,叶某不常用眼,其余四感便敏锐些。”叶英淡淡道:“此地有水声。”
李承恩撩起水来抹了把被汗弄得粘腻的脸,小麦色的肌肤上正直往下淌水珠子。他听到叶英这么说,笑一声:“敏锐些?叶部长干什么这么谦虚。叶部长可能因为工作需要,不怎么了解这些,”李承恩斟酌了一下把“家里蹲没常识”换了个委婉的说辞:“这砾岩,还是有一拳厚的砾岩,有个特性,就是很能隔音。比起两百五十年前的真空抽取墙技术,不逊分毫。我体术是三s级,精神力则在二s左右,也没有把握能在没有任何装备辅助的情况下,探听到被这样的砾岩隔着的水声。”
叶英对这样的赞誉不发一言,也没什么表现,只是走了过去,在隔李承恩三步的距离站住了,随即探了探地面才坐下来,还做了个掀下袍的虚动作,其实他一身防护服也没有下摆给他掀。他在地上盘腿坐得端端正正,配上他横在膝头的古朴长剑,像极那些怀旧小说里经常出现的古侠士,一身紧身防护服硬给他拗出了仙风道骨的感觉。
李承恩抬眼看了看他两人之间恰到好处的距离——不远不近,既不至于冒犯也不至于疏远,心里想虽然这叶部长看着没常识,这些小细节倒是知道。
三步礼,是星系里的一个通用礼节,表示没有恶意并且愿意进一步发展。
叶英掐得恰到好处,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
有水,有藏身地,基本的生存暂时解决了,李承恩缓过来气,开始想进一步的计划:“叶部长,不知道随身可否有带什么能在这里用的微型装置?”
他为了表示友好,先自己交了底,扒了自己军用宽腰带上乱七八糟的一系列小玩意儿,手套里的暗袋里的,统统倒出来,在地上居然积了巴掌大一小堆,向叶英坦诚道:“开始没想到会遇到这种突发情况,是我的疏忽。主要装备都在飞行器上,我随身就带着这么些小东西,”他一一数过去:“这个,晶体立体联络器,不过它的信号穿不过这里的变异后的大气层;这个,基本毒素探测仪,虽然检测不到太高级的东西,基本的500种还是没有问题的;这个是……”他一一点过去,最后掳起袖子给叶英看他绑在手臂内侧的压缩离子弹射炮:“诺,这玩意杀伤力比较大,但是耗能也大,我没带什么能量块供它耗的,现在也没啥大用了。靴子里还有把光能刀,也是耗能大。”
在这种情况下,身边能指望的同伴就一个人,犯不着搞什么遮遮掩掩的,李承恩基本是把自己底细掏了个一干二净了,只盼叶英也坦诚相待才好。
叶英也不知在没在听,反正李承恩何时看他都是一幅心不在焉的样子。等李承恩说完了,他顿了两秒,对着李承恩探寻的视线,缓缓摇头:“只需一剑足矣。”
他修长骨骼分明的手指抚过剑首,剑柄,剑身,剑脊,剑尾……古朴清雅的木纹在他雪白手指下似乎活了起来,如水洗一般沾了眩目的灵气。
李承恩没收住噗嗤笑了一声:“叶部长远见卓识,现在也只能是这些不需要能源的武器实用得很了。”随即他端正了脸色,微微倾身向前,问道:“冒昧地问一句,若叶部长不介意承恩冒犯,可否能告诉用的什么剑法?”
他每次看叶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觉得眼熟得不得了。特别是看他拔剑时,那种亲切熟悉的美感,几乎能摄住他心神。他想一定得问个水落石出,究个彻底。
叶英垂下眼去,额角一点鲜红花印,险些能打着了李承恩眼睛:“四季。四季剑法。”
“四季?”李承恩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是很古早的一个叫法,发音拗口生涩得很:“春,夏,秋,冬?”
叶英“嗯”一声作为回应。
李承恩脸上浮现几分迷茫,几分怅然:“叶部长就当承恩是在说笑吧,这名字耳熟得很,”他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叶英,不自觉道:“和叶部长,也衬。”
叶英手指在剑身上停住,微微收拢起来,像是握住了一痕纤长的月光:“是吗。”

评论

热度(33)

  1. 顾熹家的小奶帽旧山河 转载了此文字
    还在走剧情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