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熹家的小奶帽

【魔兽】【洛麦】I Made a Tidal Wave (NC-17)

球:

CP:洛萨/麦迪文

托肉肉的福,天还没黑就开始飙车了,根本没有道理可讲的pwp


在随缘丢了完整版的,如果懒得看图链要一口气读完的可以戳→这里



法师袍子的作用有很多,包括但不限于这一种。眼下麦迪文正倒在他摊开的珍贵的缀满黑色羽毛的罩袍上,身上的旧衣服此刻如同战士胸前的盔甲抵御来自洛萨手掌的骚扰。

这件罩袍是他的宝贝,他穿着出门作战,去拜访国王。通常麦迪文会说:“走开。”然后嘟囔着咒语把洛萨丢到墙上去,这一次他不仅仅说了走开。“走开,”麦迪文说,“我们到床上去。”

“不,”洛萨摇头,棕色的头发垂下来,在麦迪文眼前摇摇晃晃,就像是法师挂在帏幔间的装饰品,“我拒绝。”

麦迪文试图向他解释自己的袍子有多珍贵,他爱惜上面的每一根羽毛,就好像那些羽毛是从他身上来的一样——这似乎也说得通,守护者有时候会变成渡鸦巡视整个大陆。洛萨充耳不闻,他大老远的骑着狮鹫来卡拉赞,又爬了半天的台阶,可不是为了听麦迪文告诉他这衣服上有几根羽毛。

他在彻底惹恼麦迪文之前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他用布条绑住了法师的手,就只是普通的布条,或许是他顺手从某个窗帘上扯下来的。麦迪文的手掌摊开,掌心摸起来有点粗糙,魔法对双手造成的伤害比想象中的要小得多,一层薄茧外加几处伤疤。麦迪文完全有能力挣脱束缚,他只需要轻轻碰一下嘴唇,念出咒语,摊开的手掌恰巧适合用于施法,可是他没有。他确实在念咒语来着,眼中蓝色的光芒点亮又熄灭,洛萨不断地打扰他,用手,用嘴唇,用牙齿。

夜晚如同指挥官的造访般突然降临,也可能会有些许的过渡时间,但两个人都选择了忽略。法师塔陷入黑暗,麦迪文没来得及点起壁炉,而摩洛斯在看到指挥官前来之时就悄悄去了楼下。洛萨很少见到晚上的法师塔,没有点灯的情况更是少之又少。他借着窗外的月光打量麦迪文,而月光也有幸因此整齐均匀地散落在麦迪文的胸前。

“等等,”麦迪文用眼神制止了洛萨想要继续的手,“你会不会觉得有点暗?”说着他轻轻弯了弯食指,没有施咒,周围晃悠悠地浮起蓝色的光点,停在他们身旁片刻,最终在拱形的屋顶上汇合,聚成一小片。这是除了月光外的第三个光源,还有一处是正散发着幽光的魔法泉水。洛萨得以清楚看见麦迪文的脸,他的眼睛在这时变得更蓝,金发铺在脑后并不显得凌乱,摸起来很软。

洛萨记得他们以前还是学徒时他会帮麦迪文扎辫子,把左边的头发放到右边,再把右边的归到左边,趁头发散落前用绳子绑好,一来可以让麦迪文苍白的小脸露出来晒晒太阳,二来整齐的头发不会影响骑马。守护者第一次到卡拉赞需要骑马,洛萨想要送行,可麦迪文知道他的好朋友口中的送行是陪他一路抵达卡拉赞,所以他果断的拒绝了洛萨,但允许指挥官为他把头发弄好。

“我不会跟你说一路保重之类的话,你知道的。”洛萨拍拍马背,“我不擅长告别,我只会期待下次的见面。”

“而你已经送了我这么远。”麦迪文回头已经看不清暴风城的轮廓,他施展法术,在地上划出一个圆形的法阵,小心翼翼地沿着边缘绕了出去,“踏进圈子,心里想着去过的地方,让我送你回去。”

利用魔法回城对于洛萨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但当他想到方才经过的荆棘丛和泥泞坎坷的小道,还是决定站进去。他心里想着卡拉赞,可他从未去过那个地方,麦迪文也没去过,更不会把他送到那里。

“暴风城。”洛萨说。

“再具体一点。”麦迪文把手中的光交到洛萨手中,符文周边尘土飞扬,像是迫不及待想要听到洛萨的答案。洛萨极其讨厌这种旅行方式,因为实在是太快了。他比较喜欢看着别人的背影从视线里慢慢消失,走远变成一个模糊的点直到看不见,而不是像照进橱柜里的一束光,关上门后嘭的一下结束。

“你的房间?”洛萨这么说着,松开了手指,麦迪文还没来得及收回惊讶的表情,指挥官便化作发着微光的尘埃消失不见了。

洛萨得偿所愿,稳稳当当站在了麦迪文曾经的房间中央,这里已经被搬空,没有住过人的气息。这感觉很糟糕,就好像有人从这里硬生生抽走了一切,属于麦迪文的一切。

但还有更糟的,这个房间从外面上锁了。莱恩正好骑着狮鹫经过,询问站在窗台上的指挥官要不要搭他一程。从此洛萨爱上了这只狮鹫,这位展开翅膀稳稳滑翔飞过天际好伙伴,可以用坚硬的喙轻易将他啄成两段,却选择低下头用最温柔的力度轻轻顶蹭他的腰背。

“你知道怎么去卡拉赞吗?”洛萨问它。

它扇动翅膀,放低身体好让洛萨坐上来。洛萨满意的拍拍它的脑袋,抓住缰绳笑着说:“我猜你是想说那就出发吧。”

狮鹫的翅膀挥动着撕裂空气,带起的气流鼓噪在耳旁,卡拉赞要比想象的更远,穿越层层叠叠的密林,白雪皑皑的群山,再路过几片湖泊,狮鹫停在法师塔门前,屈腿降低高度方便洛萨平稳落地。

往后的每一次拜访,洛萨都骑着国王的狮鹫,有时候是一个人来,有时候会多带一枚戒指。麦迪文依靠戒指来区分洛萨前来的目的,如果没有戒指,这证明他不需要穿那件黑色外袍。

“我以为我们三个是好朋友,朋友之间不需要太多的繁文缛节。”洛萨四处转悠,绕过魔法泉水来到麦迪文身旁,守护者正在观察幻相,空气里凭空出现一条裂缝,交替变化出现艾泽拉斯大陆各地的情况。“礼节还是很有必要的,尤其当你的朋友是国王时。”麦迪文的声音听起来不大,更像是在自言自语,洛萨想要凑近点看看守护者在观察什么,麦迪文两手一挥终结了他的好奇心。

“你来做什么?”麦迪文问。

洛萨皱起眉毛假装思考了片刻,他正在编造一点理由,比较恰当的理由,而不是说胡话。

“是国王召唤我吗?”麦迪文试着帮他找借口。

“不。”洛萨坦率地摇了摇头,摊开手掌让麦迪文知道他是空手而来的,“艾泽拉斯很好,暴风城也很好,莱恩很好,大家都很好。”

麦迪文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为了你。”

洛萨知道他们会变得越来越忙,莱恩是国王,他是指挥官,麦迪文是守护者。他们没有理由松懈,更没有时间闲聊。他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但他确实说准了一点,有很多事情他还没来得及做,而麦迪文虚弱的红眼眶告诉他未来的时日也不会太长。他只能借着月色还有麦迪文变出的那点微光仔细端详着对方,用指腹轻轻摩挲他的侧脸,用嘴唇一点点丈量他的身体。

嘴唇往下,再往下,离锁骨上刚刚形成的痕迹越来越远,直到洛萨停下,在得到确认后张口含住麦迪文腿间的欲望,吮吸着,缓慢却不失力道地催促着麦迪文抬起腰。

肉戳这里

“现在我可以抱你了?”洛萨问。

麦迪文笑着闭上眼睛点头。

他们面对面坐在浴缸里,麦迪文正在用法术让洛萨喉结上的伤口愈合,尽管这是他曾占有洛萨的证明,但暴风城的指挥官还需要出去见人。只不过这一下早就在洛萨心里留下了牙印,因为麦迪文那该死的牙咬人太他妈疼了。

End.

仿佛身体被掏空.jpg

题目名字来自《My Moon》的一句歌词,写的时候正好听见了,所以没有特别的含义。完整的歌词是这样的:I made a tidal wave, just to get close to you. 

很美!!!(捂肾。

评论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