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熹家的小奶帽

【一八】长忆少年时(番外)

逆行:


小甜饼来啦!ꉂ೭(˵¯̴͒ꇴ¯̴͒˵)౨”另外稍微修改了一下时间,1938到1952时隔十四年,之前写错啦~wuli佛爷还是46岁的青壮年!只不过打仗打得身体不好辣【真牵强。。


嗯,这才是HE!【叉腰笑 


传送门:长忆少年时下  长忆少年时上











“您都想好了?”


解九爷府邸,神色凝重的解家小九最后确认了一遍。




齐铁嘴笑着点头,“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保守秘密本就不是轻松的差事,更何况要面对佛爷。”






“八爷……我只求您一件事,能答应我,这个帮我就帮。”




“好,你说。”




“答应我,这是最后一次欺骗他。”




“……好。”






后来在欧洲生活的十年里,齐铁嘴常常会想。倘若自己当初没有出卖情报,没有逃跑,没有拉着佛爷上荆山,以至于避开了处理火灾的最佳时机。




一切会变成什么样?




他们会变成隐秘的爱侣,在见不得天日的阴诡世界享受放纵的欢愉。然后呢?然后就不会有那场大火,张启山不会被贬为庶民,不会与九门脱离干系。




他仍是佛爷,是九门之首,是长沙最高军事指挥官——所以也同样首当其冲,是众矢之的。




所以理所应当,被裘德考和日本人设计陷害。先是刻意将日军最近一次军事行动泄露给驻长沙的守军,而后令他在万分危急时被迫做出错误指挥,导致长沙失陷,城中百姓惨遭血洗无一幸免。张启山被革职审判,在全国人民的口诛笔伐中饮弹而亡。




后来裘德考又以张启山遗言为托,从吴非手中骗取消息,为将这批人赶尽杀绝,甚至在临走前将盗墓者名单全部出卖给解放军情报人员,还带走了万分珍贵的战国帛书。




再后来?“史上最大盗墓活动”发生,直接导致九门的巨大灾难。九门上下风烟荡尽,最先被“大清洗”波及的是半截李家和霍家,而后是吴非、二月红、陈皮阿四,直到1961年,二次清洗运动中,彻底挖空了解家和齐家的根基。九门至此,已山穷水尽。




最后留下的,竟只剩下孤身一人的黑背老六,因为他手里不沾明器,何时出土何时转手,没有一点痕迹。




齐铁嘴看得清他们的下场,若他贪恋一时欢欣,便只能背着这样的命运,踽踽而行。




所以自从1935年佛爷同二爷从苏联回来,他在卧室被佛爷抱在怀里的那一刻,就明白他们终究还是要走上这条路。




那天开始,齐铁嘴便日夜不眠地泡在书房中,整日对着父亲临终前留给他的那本书喃喃自语。少年时不爱看这些鬼画符,全凭父亲口述其中精华,往往不求甚解,摇头晃脑。




真正用到时,他便是拼尽全力也要一搏到底。




窥探天命本就是折损阴德,自毁寿命之事,更何况要逆天而行,相当于直接把司命星君的饭碗给抢了,这是要掉脑袋的。




整整三天三夜,草稿纸堆了满屋子。稍稍改动一分一毫,后面的人生就会格局大变。




如何才能把伤害降低到最小?若只是改动张启山的命格,那么全长沙城仍是生灵涂炭。但若是将这二者合为一体,且在事前便做好防备呢?




张启山一世英睿,却忽略了大火发生前,一件毫不起眼的小事。




不知何时,坊间忽然传出消息,说近日蛇虫出洞家禽异响,且天色突变星斗位移,是天降大灾之兆。再加上有人家中频有异动,且水缸中水面不稳,恐怕是大地震将临前夕。




此言一出一夜之间风靡长沙,人心惶惶。正为军事担忧的张启山无暇顾及,根本没有当作一回事,只是让手下人自行处置,切断谣言源头。




可谣言哪里是说压就能压住的,大火爆发前短短两天时间,全长沙的百姓都惊惧万分,夜不能寐,寝不能安,打好包袱行李随时准备全家出逃。




所以当他拜托解九爷出卖情报给守军之后,万幸至极的是,那场焚天大火竟只造成几十人轻微烧伤,一两个昏睡的乞丐死于火焰浓烟熏灼。




除了市政厅、教委、学校、医院和等等公共设施严重损毁,财产损失达千万之多,并无太大人员伤亡。




于是张启山被贬为庶民,长沙百姓也逃脱了性命之忧。




九门一时群龙无首,再没有人能站上巅峰之席。如此也无人可以利用,无人可以挑拨,因为即使不挑拨,九门也已经成了一盘散沙。




加之张家军本是军中一大势力,如今完全抽出后军中无纪,军心涣散。更遑论抵御外侮,扬我国威。故此上方另调一名大将镇守长沙,换得长沙城十年安康平定,直到和平解放。




从国军抽身而退的张家军销声匿迹了半年时间,转而秘密分散,投奔共产党部队。十年间,由于张启山曾在国军中担任要职,对高层内部运作十分熟悉,很快便指挥军队乘胜追击,逼得国军节节败退。




在此期间,齐铁嘴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离开张启山。




只要他在身边,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对张启山造成莫大影响。一个孤胆英雄不能有羁绊,更不能有牵挂,因为那对战场上的人来说,都是最为致命的弱点。




1949年建国,齐铁嘴本有意回国探望,可他掐指算来,这一切的发生已经与他最初的料想出现了偏差。




他本想张启山功成名就后便隐居在山野之中,可没想到他又回了长沙,踏进了那处危险之地。




风波未平,很快国家高层便会发起整风运动,再然后就是内部清洗,力度之大前所未有,难以想象。




张启山在入党前抹去了自己所有历史痕迹,重回故土无可厚非,但他万不能再触碰九门这块禁地。




所以齐铁嘴选择在1952年回来。这一年,吴非发掘血尸墓,从墓中带出战国帛书残片,他需要做的,就是赶在裘德考之前,将战国帛书送往苏联的张家一脉。若能成行,就立刻带着张启山,逃离长沙到远方避过劫难。




所以,当他满身风尘地回到阔别已久的齐宅。




也正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悄然打响的一刻。










“佛爷,若我说此番仍是有惊无险,您可愿信我?”




张启山抬眸,瞧着他意气风发的笑容,唇边竟也绽开笑意。




“自然信你。”




“那若此行我与解九爷能平安归来,您可愿许我一诺?”




“你且直说。”




“我愿佛爷能陪我到青海格尔木小住。”




“住到何时?”




“也不算太久,天荒地老可好?”




“哦——不知齐八爷这天荒地老,与我想的可是一回事。”




“您想的是?”










“永结同心,白头不离。”












—— the end ——






至此全篇彻底完结!感谢大家的喜欢和评论!爱每一个小天使!么么哒(づ ̄ 3 ̄)づ









评论

热度(129)

  1. 顾熹家的小奶帽苏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