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熹家的小奶帽

【老九门/一八古风AU】《从不知相思》 一

夏绘梨衣:

《从未知相思》古代AU 将军X半仙【不


*纯属练个梗_(:з」∠)_。没啥好看的故事性,慎入。


*架空历史/卦象方面《易经》太过于高深于是lo自己胡掰了点一切以现实为准。


*啊表字什么的不想想了……就用名字好了,想表字太费脑细胞……八爷名字延续之前私设齐坤。


 


一.


  


  这年冬,金陵下了场极大的雪。半天有余,城里已是银装素裹,寒风肆虐过似白鱼麟般的屋顶,带起阵阵如玉屏般的雪风。


  城南未来得及回家的人,皆躲到了街上的茶楼里躲风歇歇脚。那茶楼里生了暖炉,烘得人暖和,没来由地生了倦怠感。


 


  那茶楼大堂内近暖炉的地儿,摆了张一人宽地红木桌子,桌旁站了位添茶倒水的小童,而桌上头搁了把玉骨扇并一惊堂木,桌边一青瓷盏盛了冒着热气地茶汤,氤氲了后头坐着位被暖炉烘得脸通红的说书先生。


  说书先生唾沫横飞地给底下听得入神的客人们讲着王公贵族们的轶事。


  讲着讲着就讲到了武安大将军张启山。


 


  “说来这周朝开朝二百年有余,奉天殿三十二功臣皆世袭爵位,到现在早已雨打风吹去七七八八。至当今圣上这会儿,只剩下了九个……”


  “这武安将军了不得,本是世袭的爵,哪怕无作为,靠着爵位也能荣华富贵地过了这一辈子,”算命先生信手拿起扇子,煞有其事地开始挥动起来,“可这武安将军,十三岁随其母舅,也就是圣远侯上了沙场,一路战功赫赫,二十岁受封右将军,二十四岁携二十万大军北上连夺柔然三城,如今三十有四,已是我朝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将军……”


  “今天要说的,是这大将军和宫里昌越公主的一段佳话。”


 


  那说书先生讲的口沫直飞,后排位上有一抱着狗的清秀公子哥,听到这里,磕着瓜子的嘴停了一下,翻了个白眼后拍拍手,身旁侍立许久的随从上前一步俯身:“五爷,何事?”


  被称为五爷的男人清了清嗓子,凑近那小厮耳边,压低了声音:“佛爷这会儿回来述职,是不是又走了?”


  随从也略压低了声音:“佛爷前天下午出的城,若无意外,明儿就到了。”


 


  江南侯直起身子,摆出一个了然的表情,顺嘴把瓜子皮吐了:“还真是年年不落。”


 


  那红木桌后的说书先生喝了口茶,面带激动地放下手里的茶盏。


 


  “……说武安将军明为述职暗为造反,已在北关带二十万铁骑军南下,还奉上了几份带血文书,皇帝大怒,三大侯爷联名上书为大将军伸冤,都被皇帝削了爵位罚了俸禄,那时候金陵城里都在说,这奉天殿仅存的九个爵,估计要变八个了……”


  


  满堂皆寂静,乔装成世家公子哥的江南侯又翻了个白眼,心里暗骂了一句:“差点九族都要搭进去了好吗。”


 


  “……发兵前一天,已下嫁的昌越公主穿了绣满三十二只金乌地朝服,立上城墙,扬言自己的夫君不可能做这种事,愿以一命换武安将军回朝……”


 


  听书人群嘁嘁喳喳。


 


  “最后皇帝也去了,他最疼这个皇妹,随她心意嫁了这无心男女之事的武安将军,没想到摊上这种事儿。”


  “昌越公主纵身一跃,嘿!”说书先生拍了下惊堂木,座下嘈杂之声顿止,“那武安将军原急着回来,已骑马至宫墙下,见公主一跳,连忙飞身上去接住了她——”


 


  江南侯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把嘴里的瓜子皮胡乱一吐,接过一旁随从递来的狐毛裘披到身上,起身便朝不远处冒着寒气儿的门外大步走去。


  身后说书先生还在絮叨。


 


  “……奈何武安将军镇守北关,他自是舍不得公主去北关受苦,于是这一对金童玉女便只能待年底武安将军回朝述职时,方能见上这么一面……”


 


  掀开门口厚厚布帘子地江南侯被外头雪风吹得抖了抖,又听这里,再抖了抖——这要是让武安将军知道了,大概连述职都不想回来述职了。


 


  只有皇城里的人知道,那年武安将军被污蔑造反,昌越公主一气之下爬上宫里最高的楼要为自己夫君证明清白,不慎踩着滑瓦落下十四层楼,就在众臣惊呼之际,一白色人影自半空中飘闪几下接住公主,似蜻蜓点水般借了屋檐的力,抱着公主轻飘飘地落到十三层楼那探出去的屋檐上。


 


  那人白衣广袖,头发以一根白玉簪子为束,剩下地皆飞扬在风里。


  


  待底下有眼力极好之人看清楚了他的眉眼,不由得惊呼:“这是……齐小侯爷?”


 


  似不受力般站在屋檐上的齐坤未理楼下嘈杂,低垂着眉眼,将怀里昌越公主放至十三层楼围栏里头。


  昌越公主愣愣地站在木围栏里头,见站在屋檐外这人有一双可入画的眉眼,鼻梁高挺,面庞瘦削而毫无血色——这是两年前她下嫁将军府时,一声不吭便去了幽州雪山修行地齐坤齐小侯。


  “你……你你你你……”


 


  “公主,”齐坤立在风里行了个礼,声音极淡,没有半分感情,“臣算得今日宫里有血光,与将军有关,便赶回来相救,还好尚未晚。”


 


  那楼下江南侯与淮西侯已经撩起沉重地朝服,撒开脚丫子往十三层楼上赶。


 


  齐坤转身,昌越公主这才注意到这人发生了什么变化。


  三年前她在宫外遇见武安将军张启山与齐小侯,那时齐小侯嬉笑怒骂,一张嘴说得邻桌那些江湖人士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晕死过去。张启山只淡淡地瞥了齐小侯一眼,齐小侯便瞬间收了那副张狂地气场,见强则怂地朝张启山行了个平辈礼就坐下来,继续向那大将军叨叨着金陵里头的菜定比北关好吃。


 


  今天再见面,只一个背影,昌越公主便发现,齐小侯身上多了丝超然于人间的仙气,好似一切皆不属于他,皆与他无关。


 


  那齐坤站在屋檐之上对楼下仰头看许久的皇帝行了个大礼,方才略略提高散在风里的声音:“皇上,臣于幽山之上日夜守望北斗五星,皆无异动。定武安将军造反一事,还请三思。”


 


  话刚说完,有一红袍武铠之人逾越地在宫墙内骑马而来,至皇帝百步开外翻身下马,跪于汉白玉石阶下头,双手捧着一黑濯石刻的虎符:“臣张启山回朝述职,闻皇上疑臣有谋逆之事,特此前来送归虎符……”跪在百步开外地张启山略一抬眼,余光瞄向十三层楼上——那里已空无一人。


 


  张启山心里一痛,未显于面上,只掷地有声道:“请皇上免了臣官职,以免有心之士看不得……”


 


  宫里最高的奉天楼里跑出来一鬓发凌乱的公主,跑至张启山身边一把抱住了他,带着哭腔大声道:“我知道你不是造反的人,我知道你会回来的,启山,我刚刚怕死了……”


 


  隐在宫墙外槐树密叶里的齐坤双手拢在袖间,见那昌越公主肆意地拥住跪在地上不言语似乎在听皇帝审话地张启山,眼里的情绪没控制好,一片风起云涌。


  


  树叶大动,待张启山反应过来抬眸看向这边事,已是什么都没有了。


 


  他们两个再见面,则是两年后的幽山下的千顷雪原里。


  彼时那齐半仙裹着一身白毛狐裘,顶着睁不开眼睛的凌冽雪风,安然自若地走在茫茫雪原之上。


  远处,一间狭小木屋,端坐着风尘仆仆地将军。


 


  tbc


  ----------------------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_(:з」∠)_,再啰嗦几句……


  有妹子私信过我说虐虐佛爷or虐虐八爷,讲真,我写东西真的不是单纯的为了虐谁_(:з」∠)_就是想了个故事情节把人物放进去,该咋样就咋样……


  以前有看过我文的小伙伴也造我发刀发起来连自己都砍【不


 


  所以说_(:з」∠)_,理智一点【。


  不管是萌西皮还是补剧遇上对家,都要理智一点。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这文不黑女主不虐佛爷不虐八爷##我指的是不为虐而虐那种……#

评论

热度(211)

  1. 顾熹家的小奶帽夏绘梨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