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熹家的小奶帽

【盾铁】夜路(角色黑化、严重OOC、一发完结)

Endless:

本文已补档


AO3链接在Lofter客户端可能打不开,请用浏览器打开,我这里浏览器是可以正常阅读的。


伪蛇队出没瞩目


入冬之后,晚上出门的人就少了。加之早些时候刚下过雨,外头的路上此刻都结了冰,愿意出来的人就更加少了。


Tony看了一圈安静的餐馆,有些不满地啧了下舌。也不知道这鬼天气是怎么回事,明明前两天还只是零度上下的气温到了今天直降至零下二十度,搞得他出门时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北极。


“先生,你还要酒吗?”吧台后头那个面生的小伙子有些胆怯地看着Tony问。


“不了。”Tony回道,语气并不是很好。


小伙子点点头,逃一样地缩回到角落里。其实他不是很明白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但他天生对于某些事情特别敏感,所以总觉得这个男人有点奇怪。他看起来不年轻,大约三十出头,皮肤有些苍白,神情也有些憔悴。他坐着的时候总不时地摸着肚子,看起来好像很饿的样子。但他在这里坐了一个晚上了却什么吃的都没点,反而是像在等人一样不时地四处张望着。烈酒估计是取暖用的,因为今天客人少,老板没怎么开暖气,店里还是有点冷。然而男人喝酒就跟喝水一样,一杯接着一杯,眼看都已经快干了一瓶伏特加了,却硬是没有要醉的意思。


这时,Tony放下手中的空杯子站了起来,似乎要离开的样子。小伙子连忙从角落里跑了出来,对着Tony的背影叫了一声。


“先生,你还没付钱呢。”


Tony回头看着小伙子,一丝不太明显的赤色在他的眼中一闪而过。小伙子猛地屏住了呼吸,也不知是惊到了还是吓到了。但Tony什么也没做,只是挑逗地舔了舔湿润的嘴唇,懒懒地问:


“什么?”


吧台后的那个年轻小伙子一下子红了脸,他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心跳加快,掌心冒汗,只能局促地吞了吞口水,慌张道:


“没什么,没什么。”


Tony满意地轻哼了一声,绕过无人落座的桌椅,离开了酒吧。


小伙子傻傻地看着Tony的背影,一直到他彻底消失了才猛地回过神来。


他穿得太少了,外面可是有零下二十度呢。



Steve和Sharon从车子里出来的时候,天刚刚开始飘雪。纯白的雪沫细碎地落在了两人的发丝上,就像是糖粉一样可爱又甜蜜。Steve笑着扫了扫Sharon的头发,然后搂着她的腰走进了商场里。


“你饿了吗?”Sharon轻声问道,似乎在思考着他们是先逛一逛呢,还是直接去吃饭。


“还好。”Steve柔声道,随意地解开了外套的扣子,抬头看了一眼热闹的手扶梯,“我们先去逛逛吧?”


“好。”Sharon开心道,因为她今天下午和姑姑Peggy一起喝了茶,说实话现在还有点饱。


Steve笑着勾了一下Sharon的发梢,然后带她朝手扶电梯那边走了过去。Sharon似乎从一开始就已经计划好了自己的购物路线,她熟练地带着Steve穿梭在大小的店铺中,最后在一家香水店里停住了脚步。


Steve站在一旁耐心地陪伴着,为了打发时间他有些好奇地四处打量了一下。这时一个性感的女人走进了店铺里,Steve微微挑眉,视线大方地落在了她的脸上,没多久对方也就回看了他。两人用眼神交流了一阵子后,女人推开门往洗手间走去,Steve也在片刻后和Sharon打了个招呼,跟着离开了店铺。



Tony插着口袋悠闲地走在路上,单薄的外套几乎形同虚设,寒冷冻得他的皮肤开始由白转红,紧接着火辣的痛就像针一样扎在了他的身上。


Tony不适地低了低头,没忍住骂了一声。他太饿了,饿得已经没有额外的精力来保持躯体的温度了,他必须尽快找到吃的。该死,都是这冷空气的错。


Tony想着伸手拦下了一辆计程车,然后报出了离这里最近的一家大商场的名字。


司机有些过于热情地应了一声,估计这是他今晚的第一单生意吧。但Tony现在实在没有精力和他谈天说地,所以该死的这家伙就不能闭嘴吗!


“……还好吗?你看起来很冷。”司机说着看了一眼后视镜中的Tony,等了一秒没等到回应后,又继续说,“你穿太少了,今天外头可冷了。”


“我冷,是因为我饿了。”


这时车子正好经过一个灯柱,冷色的银光在Tony苍白的脸上一掠而过,恰好照亮了他眼中那一丝并不明显的赤色。


司机的笑容僵了一下,像是确认一般地回头看了一眼Tony,可除了一双焦糖色的大眼睛外,他什么都没看到。


车子在这个时候到达了目的地,司机把它停在了路边,正想回头朝Tony要钱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掐住了他的后颈。冰冷的触感让他寒毛直竖,过大的力度仿佛要捏碎他的脊柱。


“下一次,如果你的乘客不想和你聊天,你最好乖乖闭嘴,因为不是谁都和我一样善良。”说着,Tony亲了亲司机的耳朵,然后开门下车。


司机一动不动地坐在驾驶座上,一脸惊恐地瞪着后视镜,这时交警不耐烦地过来敲了敲窗户,司机就被吓得猛踩油门飞奔而去。



Steve用水洗了把脸,然后扯下一旁的面巾纸擦了擦水珠。纯白的纸张被不明液体染红了一点,Steve迅速把它揉成团扔进垃圾桶里,又扯下一张,对着镜子仔细地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和附近的皮肤,确认没有血沾在上面之后才扔下了纸巾离开。


Sharon正好从店铺里出来,两人站在走廊处相视一笑,都觉得是时候吃晚餐了。


“你对披萨有什么看法吗?”Sharon问道。


“味道不错。”Steve回道。


“我知道这里楼上新开了一家很棒的披萨店,有兴趣尝尝吗?”Sharon邀请道。


“当然。”Steve欣然道,依旧绅士地接过Sharon手中的袋子,然后替她摁开了电梯门。



走进温暖的大商场后,Tony感觉好多了。不远处的咖啡厅里飘出了臻果糖浆的甜味,一旁的雪糕店里爆米花机正在噼里啪啦地炸出香脆的谷球,还有楼上的蛋糕店里绵软可口的奶油……Tony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勾起嘴角朝手扶梯走了过去。


四楼一家新开的披萨店门口,候座的人成堆成堆地挤在了一起。Tony站在一旁物色着自己的晚餐,这时一个男人看向了他。Tony打量了一下男人的外表,然后朝他露出了一个邀请的笑容。男人有些兴奋地舔了舔嘴唇,左右看了看后才朝Tony走了过来。


Tony正要把人领进一旁的洗手间时,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和他擦身而过。Tony的动作瞬间停了一下,有些好奇地回头盯着那个男人的背影,看他在一个金发女人面前停下。紧接着男人像是注意到了Tony的目光,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Tony收回了视线,带着自己的晚餐走进了洗手间里。金发男人也回过了头,继续和女人谈话。



“人太多了,我们换一家吧。”Sharon说着挽了一下头发,柔顺的发丝乖巧地贴在耳后。


Steve点了点头,绅士地扶着Sharon的腰和她一起离开了披萨店的门口。两人乘坐扶手电梯来到了楼上,Sharon好奇地四处看了看,最后选择了一家中餐馆。


两人走进门里的一瞬间,角落的服务员就朝他们迎了上来。其中一个人盯着Steve看了一会儿,另一个则热情地带着Sharon到卡座那边坐下。


Steve回避着服务员打量的目光,跟着Sharon走了过去,然后贴心地把菜单递给她阅读。


“你喜欢吃什么?”Sharon好奇道,这其实是她第一次和Steve出来约会,他们是一个星期前在联谊会上认识的,她对这个英俊又礼貌的男人很有好感。


“我都可以,你点你自己喜欢的就行。”Steve微笑着回道。


“你好,打扰一下,这是你们的水。”先前打量Steve的那个服务员端着两个杯子走了过来,然后把托盘放在一旁的架子上,拿出纸笔准备记录菜单。


Sharon微微抬起头对着服务员报出了菜名,Steve紧接着补充了一份沙拉和一份甜点,然后像是有些紧张地拿起杯子抿了一口水,朝Sharon露出了一个羞赧的笑容。


Sharon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她已经很久没有试过这样仿佛初恋一般充满了未知和期待的约会,一时之间有点紧张了起来。


体贴的Steve在这时离席去了一趟洗手间,留给Sharon一个整理心情的空间。这时那两个服务生先后走进了洗手间里,却没想到自己被困在了Steve设下的阵法里。


“你怎……唔!”


Steve挥了挥手打断他们的话,服务员们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倒吊在半空中,紧接着一个不知道何时出现的红黑色盾牌从Steve的手中飞出,在削断了他们的头后死死地卡在了墙壁上。


Steve走过去用手沾了一点微微发黑的鲜血放进嘴里尝了尝,然后不是很满意地皱了皱眉头,又试了一下旁边的,这才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装满了一瓶收好。随后他把盾牌从墙上拿下来,仔细地擦拭干净后收起来,然后回到餐厅弄晕了Sharon顺便清除了她的记忆,留下结账的钱后就离开了。



Tony从洗手间里出来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他现在脸色看起来好一点,但还有些苍白,这意味着他还得找下一个人进食。但为了安全起见,他从来不在同一个地点觅食两次,所以这意味着他现在必须离开这个商场了。


可一想到外面的寒冷,Tony又有点不乐意走了。他叹了口气,有些犹豫地回到一楼买了个雪糕,然后漫无目的在附近闲逛着。这时,他方才在四楼看到的那个男人又出现了,但这一次他只有一个人,那个女人不见了。


Tony挑了挑眉,歪头看着男人往写字楼那个方向走去,想了想,还是有些好奇地跟了上去。


男人似乎没有觉察到自己被跟踪了,大步地离开了商场走到室外的停车场里,掉头往巷子那边走去。Tony扔下手里的雪糕小跑着跟上,却没想到自己刚出门,那男人就不见了踪影。他狐疑地皱起了眉头,紧接着突然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连忙转过身来,却正好迎上了一道刺眼的光。


Steve站在光圈外默念着咒语,后知后觉的Tony在发现自己手腕周围漂浮着一圈发着红光的咒文时才意识到自己中招了,他下意识地挣扎了起来,然而已经迟了。Steve把最后一句咒语念完,那些漂浮在空中的咒文就像枷锁一样猛地收紧勒住了Tony,火烧的疼痛让他没忍住叫了出声,迅速流失的力量让他被迫跪倒在地上,双手被无形的力量往两边扯开。他就像个背着十字架的罪人跪在上帝面前忏悔一样跪在了Steve的面前。


Steve微喘着气看着Tony,走过去捏住他的下巴抬起了他的脸。一圈发着光的咒文被烙印在他的脖子上,Steve知道在Tony的手腕和脚腕上也会有类似的咒文,这是一种古老的法术,在中世纪那段时间被天使们广泛用于捕猎囚禁恶魔,但后来这种囚禁逐渐变了味,甚至出现了天使和恶魔杂交的丑闻。上帝为了保全天堂的名声,就把这种法术列为了禁术,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人会用了。


“你叫什么?”Steve好奇道,他刚开始并没有注意到跟踪他的人是谁,只是下意识地以为是那些从天上来找他麻烦的家伙们。所以当他回头发现踩中他陷阱的是个恶魔的时候,他其实有点意外,念这个咒语说实话也就是一时心血来潮罢了,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


“操你的,放开我!”Tony瞪着眼睛骂道。这家伙是怎么回事!?身上有血的味道不说居然还用了禁术!?天堂现在都已经堕落成这个鬼样了吗!?


“你该知道这个法术没有解除的咒语对吧,除非我杀了你。”Steve说着眼中带上了一点笑意,手指顺着Tony的脖子往下一路摸到他的肚子,然后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淫魔?还以为上个世纪那场大屠杀之后你们都绝种了。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干你屁事。”Tony骂道,“你他妈到底想干嘛?”


“你很饿。刚才那个男人没有喂饱你吧?”Steve勾起嘴角道。也许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成功捕猎了恶魔,Steve突然起了玩心,并不想就这么杀了Tony。


“我猜我们可以做个交易,毕竟每天都要花心思出去觅食真的很浪费精力不是吗?”


一种莫名的不安笼罩了Tony,眼前这个家伙不像是普通的天使,他身上有人间的烟火味,还有很重很重的血腥味。


“你到底在说什……”


“我曾经听说过一种共生机制,天使和恶魔相互喂养的事,我猜你应该也知道吧。”Steve柔声道,手指暧昧地滑过了Tony的颈动脉。


Tony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不会真的是他想的那样吧,这家伙……


“呃!”脖子突然被划破的刺激伴随着灼烧的疼痛让Tony皱起了眉毛,Steve用手抹掉了从伤口处溢出来的血珠,然后把手指放进嘴里舔了一下。惊喜在他婴儿蓝的眼睛里一闪而过,尚未完全消失的金色圣光像一把火在他的眼中雀跃着。


“不,你不能……唔!”Tony一脸不可置信地瞪着眼睛,血液流动的触感从没有像此刻一样清晰过。


路口的灯光在黑暗中不安地闪烁着,那脆弱的灯泡在强大的电磁干扰下终于支撑不住爆裂开来,火红的灯丝徒劳地挣扎了几下后彻底地暗了下去。


Steve叹息着放开了Tony,一脸意犹未尽地舔了舔他脖子上的伤口,然后抬起头抓着Tony的头发吻上了他的唇。一股温热腥甜的液体顺着Tony的喉管直接滑进他的胃里,恐惧和寒冷让他狠狠地抖了一下。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Steve用上了命令的语气,Tony本能地想要骂脏话,却被脖子上的咒文烫得直接咬上了自己的舌头。


“别让我问第三次。”Steve低声警告道,眯着眼睛看着咒文不断地收紧几乎要完全嵌进Tony的皮肤里。


“……Tony……”Tony忍着痛咬牙道,“Tony ……Stark.”


“Tony.”Steve微笑道,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我叫Steve,Steve Rogers。”


余下全文请戳我


————


这篇文写到最后和我最初的设想有一点不一样,OOC好严重所以我纠结了要不要发。


其实我已经努力让队长看起来不那么黑了,所以还是保留了他作为天使绝不伤害人类的原则,但他还是黑得太厉害了,所以真的很抱歉。

评论

热度(236)

  1. 顾熹家的小奶帽Endles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