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熹家的小奶帽

compagnons à vie 40

满足

绝望的烤翅:

漫画里老爷跟小猫求婚成功啦。开心。然而觉得编剧还是要喂shi。
滚床。下个周末见。





四十.Will you marry me
Damian从未有机会与Pepper Potts单独相处。他曾以为这个女人是种威胁,她光彩夺目,头脑清晰,为Tony做了太多而且心甘情愿——一个能应付Tony的女人,Tony总有一天会离开他父亲那样死板苛刻的男人重回她的怀抱。
Damian想要讨厌她,他讨厌很多东西,不需要什么理由。但如果要将pepper 也划入那个列表,他必须想到说服自己的重点,毕竟她是除了Maria Stark之外Tony最看重的女人。
他失败了。
“他们一定要这样大张旗鼓吗?”
Pepper甩开了遥控器,她的眼睛没有离开过电视屏幕。电视上至少有三个台在直播Tony Stark和Bruce Wayne一同离开晚宴的画面,它们分别来自经融节目、社会新闻和时事报道,不用想也知道当明天太阳升起它们还会成倍增长。主持人们不约而同地看起来十分高兴,哪怕他们要为这个新闻忙活好几天。
Damian眼睁睁看着无辜的遥控器从沙发滚落到地上,还在茶几腿上磕了一下。
在这之前,人们开始讨论Bruce Wayne竟然现身纽约时她已经丢掉了自己的丝巾和昂贵皮包。可能是在复仇者大楼碰见Damian令她震惊过头了——她只在Tony的手机里看过他的照片——没想到Bruce也在这座城市。
这是另一件令Damian不开心的事:他在Tony的地盘乱扔东西一定会被责备,无论是糖纸还是衣服,或者歌利亚的毛发。而Pepper,她想扔什么就扔什么,就算某天她想把Tony从楼顶丢下去后者恐怕也不会犹豫太久。
高跟鞋在地上来回移动,Damian动了动耳朵。“拜托女士,走来走去可不能教训他们一顿。”
Pepper像突然想起来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她扭头懊恼地看着他。
“你瞪我也不能。”
“Damian,你是怎么打开Tony仓库的?”她来到这里的时候Damian正好捣鼓开那一整层楼的密码锁,她阻止了他然后把他带上顶楼。
她觉得自己在这孩子面前丢脸了。Damian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喜欢海绵宝宝的男孩,十几分钟前她居然还指望让他乖乖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随后她打开电视便看到那两个男人坐进同一辆车的画面,就把乱七八糟的儿童节目从脑子里扔到了月球上去。
“Daddy告诉过我密码。”Damian摊开手撒了谎,他没心情回答她的问题。“那里面有些什么我都一清二楚,只是他放着积灰的旧装备而已,别这么紧张。”
这个谎言毫无诚意,Pepper更气恼了。每当面前出现一个Wayne她总得深呼吸几次。
“他们会去哪?”Damian漫不经心地走近冰柜,Tony在那为他永远预留着冰淇淋和雪糕——现在也为蜘蛛侠,大概。但他绝不承认它们有那小子的一份。
Tony对Peter Parker的关心程度让Damian一度怀疑他和后者的美艳姨母有一腿。他的制服至今仍然很难看,可Tony却为蜘蛛侠做了三套不同的。
他非常嫉妒,从各个方面来说。
“他知道你在这,也知道我在这。所以不管他们去哪,肯定不是回到这里来。”Pepper有时痛恨自己如此了解Tony,若她不是,她还能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来我们得多等一会儿。”她闭上了嘴。
Damian对新闻里的种种臆想充耳不闻,他认真地舔光半根蓝莓味的冰棒,黏黏的糖水滑到他的手指上。
这阵沉默持续了一个钟头,奇怪的是他们两个都没有感到气氛变得尴尬。
时针默默走到十二点,Pepper突然拍了拍手。
“什么?”Damian拔下耳机,他发现她又回到了生气的阶段。
“我想我知道他们在哪。”
“所以你要去找他们?”
Pepper猛烈地摇头仿佛那地方是个坟墓。“在你的父亲回到美国之前,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比Tony还让我疲惫。”



Stark博览会来源于Howard Stark的一次突发奇想。他从梦里醒来,意识到他在浪费自己的才能。
他毕生致力于寻找美国队长,顺便将自己的发明创造用来赚钱——以方便更快找到美国队长。但那个晚上他发觉这样的循环不太有效率。
他应该让世界看到他的成果,作为伟大的科学家和一个永不知足的商人,所有人都可以成为他的客户。
没人明白那是如何办到的。仅仅十几年的时间,Howard Stark连自己的儿子都没能抚养长大,Stark博览会却被他壮大到了现在的规模。它在纽约这个昂贵的城市占领着固定的位置,分会场遍布美国。谁也不可能猜到Stark家族从它身上得到了多少东西。
Tony接手公司的原由并不值得高兴,但Stark博览会是特别的。
Howard从不带他去游乐园,但博览会在他看来比那些五彩缤纷有趣的多。每年SI的新产品和实验项目都在这里展出,虽然只是能公开的和与政府合同无关的部分,已经足够人们为之惊叹了。他在这里见证了他的父亲是个怎样的天才,即便他从小自命不凡,在Howard面前他仍然必须小心藏好那点自卑。
他喜欢这里没错,但他不愿意凌晨开两个小时车过来——即使开车的不是他。
为了甩开跟踪他们的媒体,他的脊椎末端从十一点半酸疼到一点,Bruce还是气定神闲。
他们缓慢地走在栈道上,目的地是园区中心那颗直径几十米的圆球。
夜晚加上身体的不适导致Tony思维打结,直到Bruce握住他的左手他才回忆起除了工作和童年回忆这里还发生过什么。
他在圆球底下答应了Bruce的求婚。
那绝对是个糟糕透顶的主意,Bruce没有提过为什么当年本该浪漫的场景会发生在这个只有冰冷机械的地方。
幸好他们不是真的喜欢浪漫。虚妄的情话都是废话,漫天花瓣还不如一张支票,记住纪念日是他们可以做得最好的事了。
Tony一直以来保持着这种健康心态,前提是那时他并不认识蝙蝠侠。
他听说过哥谭的英雄们,有些还见过。一个影子在他的数据库里无法抓住,他也不甚在意。关于Bruce的秘密他做了许多假设,他想到过最坏的是Bruce如外界传言是蝙蝠侠的资助者,他们在Wayne庄园地底下有什么秘密计划。
然而事实总是更坏。
球体右下角的公园是一片黑色。Tony的眼睛适应它之后涌出了疑惑。
“当时我干嘛答应你?”他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Bruce也想了想:“你可以问问自己,你那时说我抢在你前面了。”
“我不喜欢别人老说我是个疯子,或者有个聪明大脑的白痴,但这么看来我的确是。”
Bruce轻笑着握紧他的手,“你需要我签字吗?”
“不。我只是让你看清目前的状况。你的钱现在都是我的,我是说,大多数。”Tony想要反捏住Bruce的手腕,他试了三次,没有成功。男人的手到处是老茧,他在床上挺喜欢它们,现在可一点也不。
“你资助了几家哥谭的孤儿院——这就是你想做的?那么我得说你干的不错。”
“我想做的是再提醒你最后一次。”Tony拉过他的脖子,“你也是我的,Bat。求婚你可以抢先,但别死在我前面。”
Bruce松开了手。
“先告诉我,十七种离婚协议是全部了吗?”他指的是Pepper寄到哥谭的众多版本,还没算上Tony留下的那份。
Tony在黑暗中挑起眉毛:“难道你嫌不够,想在上面练练签名?”
他们看进对方的眼底,立刻一同笑了出来。
Tony的童年回忆大多是没有颜色的,他不会无聊到给终日与他作伴的发动机、电脑或电路板上色。可他匪夷所思地记得Wayne庄园的花圃,他和Bruce为Alfred究竟更喜欢哪种花赌了近五十回。
那时他做白日梦一般想象Bruce会拥有最好的人生,Rachel将成为他的妻子,同时奢望自己离开Howard再回到家依然有人等待。仅仅因为年幼的他们眼前还有那么多颜色,后来它们消失了。
而上一次它们出现的契机是因为Bruce 一句简短的【Will you marry me 】。他不仅莫名其妙的放弃了主动权还凭直觉回答了【Yes】。
他好像太便宜Bruce了。

评论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