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熹家的小奶帽

Today or never 今天或永远不 02(史总生贺)

牙牙先生:

卧槽卧槽卧槽,我TM怎么这么磨叽,我为什么还是没写完??


我只是想写个一发完啊,谁来救救我


*********************


史蒂夫来到他们约定的店面门前,突然有点退缩,这在他90余年的生命里还是第一次。

他当然疯狂的想见托尼,特别想,但却又不敢直视他棕色的眼睛,在他最后的印象里,那好看的眼睛带着一个肿胀淤血的眼眶,拜他所赐。

史蒂夫站在那里,没人实际清楚他的心情是什么样的。这一个月他如何得过。23天纽约没有下雨,空气干燥得让人皮肤发痒。天蓝的像没有重量,可史蒂夫也不敢抬头看上一下,他还带着来自40年代的宗教理念,怕那里有神灵的眼睛在怒视,等着要惩罚他。他站在咖啡馆门口努力的站直身体,可还是觉得无形之中腿被压弯。

但不管他心里有多软弱,他毕竟还是美国队长,内心里那个坚定的布鲁克林的小个子在努力的推他,他迈步走了进去。

托尼已经坐在那里了,就像他一直以来的那样,坐在靠窗的位置,嚼着口香糖。他穿着很普通的衣服,没有精致的三件套,没有引人注目的红色眼镜手工鞋子,只有T恤和短裤,甚至还满是尘土。他看起来不可思议的年轻,难怪周围没人认出他来。

史蒂夫站在那里定定的看了一会儿,直到托尼挥挥手



“你是打算永远站在那里?还是打算过来和我一起喝这该死的咖啡?”

托尼其实早就看见史蒂夫了,早在他远远的走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他看着他犹豫,看着他最终鼓起勇气走进来,就像他一直以来的那样,最终他总是可以鼓起勇气,做他想做的事。

史蒂夫在桌边坐下,啜一口面前的饮料,是他喜欢的,不加奶也不加糖,更别说那些愚蠢的榛果。托尼还记得他最喜欢的口味,史蒂夫微微放松下来。

“我没有你的消息托尼,什么都找不到,你消失了。这么久,你去哪儿了?”


“哦,你还是老样子史蒂夫,一来就质问我,哈?我是走开了一会儿。”

“你为什么走?你走去了哪儿?”

“史蒂夫你知道吗”托尼挤挤眉毛“曾经我心里占了太多的你,太多的。然后你走了,我有什么办法?我只有去做点其它事,把你挤出去。”

“你吓坏我了,我得不到你的消息,你的信息对我封锁,我以为你出事了托尼,我不是质问你。我只是…我以为你去杀掉自己了,我很着急。”

“不,我是去做好事了,我这种人没那么容易死掉,你知道,太多责任了,这对其他人来说不公平,虽然老实讲,当时来说对着我脑袋来一枪也挺有吸引力的,但不,我没有。”

托尼笑了一下,他说“我去帮那些穷人了,我给他们盖房子。你确实知道我是个棒到家的修理工吧,在你忙着干掉朗姆洛的时候,你可能没注意到,你们砸坏了许多房子,很多人没地方住了,我想总得有人做点儿什么,我搬了许多石头,建他们的家。那让我很快乐,很有帮助,让我忘了一些你。”


托尼看着史蒂夫,史蒂夫想,他的眼睛真大,甚至让人看得懂他眼睛说的话。他们在说,可是我还没有全忘,还记得很多。



“你不必自己做那些事的,托尼,你有钱可以来解决这些事不是吗?”


 


“史蒂夫你没懂。我去做这件事是因为我想去,而不是我有钱或者我应该去或者其它的狗屁原因,如果说应该,那也是你应该去。我说了,那使我快乐。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好吧。我没想到你还愿意见我。我其实想道歉的。”

“为了什么?”

史蒂夫一下愣住了,他没料到托尼会问他为了什么?难道他不该感到抱歉吗?

他确实很抱歉,但他真的说不出究竟是为了什么。

“就当为了罗迪。我很抱歉”


“我不原谅,罗杰斯,别为这个道歉,再说这不是你的错,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当时山姆摔下去了,你会原谅我吗?”


“我会的,托尼,我会的。我也替巴基向你道歉,他已经…他把自己囚禁了。”


托尼摆摆手。“不,史蒂夫,别道歉,我不可能因为一句对不起而原谅这个,也别费心因为我没原谅而怪我,请求你,史蒂夫罗杰斯,拜托你用点心听我说话,我请你换位思考的时候不是随便说说的,有点同理心,把你对你的巴基的慷慨也分给我一点,如果是你,你会在我道歉后原谅我吗,如果不会,别费心道歉。”

史蒂夫无话可说。因为这话无可反驳。不管怎样,托尼失去了他的双亲,他的伙伴站不起来了。这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的错,但是事情依然无法挽回。


史蒂夫想,我真恨他叫我罗杰斯,这很伤人,因为他是对的。


“不托尼,我还是得道歉。那天我不应该那么对你,当时我很冲动,我做的不对,我诚恳的说对不起,我希望你最起码在这件事上原谅我,你知道我爱你。”


 


“不,史蒂夫,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嗯?你爱我”托尼咧开嘴,露出他最有魅力的笑容“我可不知道这件事,史蒂夫,就算我知道过我现在也表示怀疑,我只知道我爱你,也希望你知道。不过就像我刚才说的:我曾经爱你,我心里曾经装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你。”



史蒂夫看着他,听到托尼说曾经他心里很难过,托尼明显的瘦,以前的小肚子都不见了,他晒黑了,可是看起来更好,他笑的竟然如史蒂夫记忆中的一样甜,史蒂夫看着他出神,耳中听到他说


 


“我大概再没可能爱一个人如爱你,如果真有,可能只会是我的儿子。可由于某种原因,你知道,其实就是我操蛋的老爸,我大概也不会有儿子,太多责任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当好家长。”


 


老天,看着托尼如常的谈论霍华德,史蒂夫感觉自己在做天下最大的混蛋。


他坐在窗前,阳光抹在他的身体上,他的脸孔那么好看,他的头发被光衬得金黄。


 


史蒂夫想,我喜爱这个人喜爱的发狂。


史蒂夫听到自己在说话,“你怎么会说你不知道,托尼,你怎么敢?”


 


说出口他就后悔,可这近一个月来的恐惧担忧思念让他的舌头失去控制。史蒂夫其实只想把他拥在怀里,可他已经失去资格。他自觉已经超越了世界上最大的混蛋,可能已经变成全宇宙最大的那一个了。他怎么敢在伤害这个男人,他老友的孩子这么多的时候说这样的话,他想狠狠抽自己的后脑勺,可那还不够,他觉得最好是直接在那儿开一枪,才能抵掉一点儿他的罪过。

托尼看着史蒂夫,他又笑了“我不知道,史蒂夫”


 


他还说不知道,史蒂夫想。


 


“你知道得很清楚我曾经有多爱你,史蒂夫,你是我童年的英雄,我爸在这件事上也没什么帮助,我把你种在心里,从小男孩的时候就种进去了,它长得那么深,那么多年过去了。我曾经那么崇拜你,直到我亲眼见到了你,我和你并肩作战,我们一起生活。然后你知道吗,是你亲手把它挖了出来,从我的胸口,留下了一个同样深的洞。”托尼摸着自己的胸口,以前他安装反应堆的地方,史蒂夫知道那儿有个很丑的疤,很长时间里托尼拒绝让人碰他的疤。



“那种空虚感要杀死我,史蒂夫,所以我搬了许多石头填满了那里。有点东西在心里的感觉真好,哪怕是石头呢。”



托尼喝干了他的咖啡,他站起来打算离开。


 


“除了这些没用的狗屁,你还有别的要说的吗?”


 


TBC


 



评论

热度(40)

  1. 顾熹家的小奶帽牙牙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